英雄「氣」短見風雷(陶 傑)

都說中國文化三千年博大精深,西方人在二十世紀研究中國,生也有涯,而中國文化也無涯。一生太短了,幾十年不可能精通中國語文,更不可能了解深層次的中國文化。

僅舉一例:中國的道家講一個「氣」字,也就是本來的「炁」。在中西翻譯之間,「氣」字最難傳遞。

「一氣化三清」,已經令譯者搖頭束手。懶惰的人索性將這個字化為「Chi」的音譯,企圖像Chop Suey(雜碎)、Kung Fu(功夫)、Chin Chin(請請)一樣,魚目混珠的硬闖入牛津英漢大詞典。

正如廣東廚藝,學生的畢業試,是要先炒好一碟蛋炒飯。中文的「氣」字無所不在。第一流的中英翻譯家,畢業試是將這個「氣」字譯好。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