茴香豆饗李龜年:邵燕祥詠八○年代 (陳健邦)

當代中國知名作家邵燕祥,在新詩和散文之外,也作了許多舊體詩,他說這是他的「地下寫作」,用以寄託真情雜感,自嘲為打油詩。許多詩人喜作打油詩諷世抒感,內容多淺白易懂。但也有因為政治忌諱,故意用語迷離,致使讀者難以會意,往往只在知音之間流傳。大陸另一位打油詩家何永沂則說:「我得油詩君屢和,君藏大句我先聞」。所謂「大句」,即李商隱「句奇語重喻者少」之意,詩人引以為傲且內藏奧義的妙句,可是旁人卻難以悟透。邵燕祥又說:「聶紺弩說的寫古體詩不要加注,說寫詩就像作案一樣,加注就是揭發了。」這和錢鍾書的說法,「苦心取境、妙手穿牆」、「作詩作賊事相等」意思相通。對於不好露骨表態的事,詩人蓄意搬弄古今典故,去隱諱其意,他人要讀懂,就要費心思索。
經營企業有成進而成為收藏家的潘亦孚,特別雅好近代文人字畫,復旦大學出版社的《百年文人墨——亦孚藏品》,述他和一百三十多件收藏的因緣。董橋為此書作序,說這些作品「見證了國族的百年痛史。這些墨其實既是百年青史的眉批,更是風雨名士的笑聲和淚影」,書中的最後一件字畫是邵燕祥自書《從今》詩:

從今誰復補蒼天,夢裏星芒墜百千;文字焚餘呈嫵媚,笙歌劫後變疑嫌;恥同魑魅爭光焰,甘以錙銖點俸錢;天若有情天亦老,茴香豆饗李龜年!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台灣自由撰稿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