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華文媒體工作者在羅馬(孫 瑋)

二○二○年對地球人而言可以說是難以言表,過去的四個月來,全球被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攪和得天翻地覆。我,一名在意大利生活了二十年的華文媒體工作者和大家一樣在異國他鄉經受疫情的「煎熬」。
二○一九年底,一場無理由的高燒使我人生第一次在病床上渡過了聖誕節和元旦,更增加了我對二○二○年原本就已經產生的莫名的不安和由衷的期盼。新年,對許多海外華人來說意味思鄉和團圓,作為一名海外華文媒體工作者的我通常卻是異常忙碌的時期。初癒後恢復工作的我也像以往一樣手安排各種活動的報道,中國新春活動、華人社團的新年年會等都要一一落實,日程一直安排到了三月份,忙碌中的我彷彿忘卻了起初的不安。
二○二○年的春節即將到來,許多僑胞背上行李回國和家人團聚去了,也有許多從國內回來和在意大利的親人歡度春節的,人們歡欣鼓舞,用各種方式慶祝新的一年,希望新一年新氣象。然而,事與願違,一月二十三日,除夕前夜,由於新冠肺炎蔓延,武漢封城了,全國嚴陣以待了,一夜間,世界彷彿被陰霾籠罩。回家過年的僑胞不得不滯留在國內,意大利華社的一切活動都取消。武漢,這個中國中部的大城市第一次持續登上了意大利媒體的頭條新聞。每每聽到意大利電視新聞上主持人讀到「武漢病毒」、「中國病毒」等字眼時心裏十分不是滋味,胸中「擁堵」,但又回駁乏力。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