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一位真正「無冕帝王」 伍德沃德連續出書揭露白宮勾心鬥角秘密(董鼎山)

  當前美國最熱鬧、最引人注意的一本新書,是伍德沃德(Bob Woodward)的《進攻計劃》(Plan of Attack)。伍德沃德於三十多年前因《總統班底》(All The President's Men)一書成名,該書揭穿水門醜案而引致尼克遜總統辭職,他一共寫過十二部書,其中竟有十部列入《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第一位,乃美國出版界極罕見的現象。伍德沃德已成為美國最有聲望的名記者,新書一出,電視新聞節目如《六十分鐘》、《會見新聞界》等都巴不得請他現身說法。電視的宣傳當然更有助他新書的暢銷。

  伍德沃德的名銜是《華盛頓郵報》助理總編輯,其實他並無行政實務,報主讓他自由採訪,新書出版後,《郵報》則有優先節錄發表權。如此,書與報紙就互相幫助銷路,他在報社的地位是非常特殊的。

  《進攻計劃》內容是小布殊在白宮策劃攻打伊拉克計劃的內幕詳情。作者於兩年前曾出版過一本報道阿富汗戰爭內幕的《小布殊的戰爭》(Bush at War),詳述「九一一」慘案發生後的白宮戰略準備。由於那本書對小布殊的描述相當正面,小布殊對作者有了信心,此次給予他破天荒的三小時有半的採訪時間,小布殊還關照下屬與伍德沃德合作。伍德沃德遂能得與七十五名政府及白宮要員作採訪,使這本新書內容更豐富。

揭發水門事件一舉揚名

  一九七二年,伍德沃德與同僚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不過是《華盛頓郵報》中初出茅蘆的記者,水門事件的破案令他們名氣大漲。過去三十年來,伍德沃德成為了解華盛頓內情的老手,進京走馬上任的新官都要讓他幾分,他真是所謂「無冕帝王」。不過他並不靠他的地位敲詐或造謠,他的聲名是潔白無瑕的。他的採訪甚至獲得總統信任,其報道也確實受讀者尊崇。而這本新書剛在伊拉克局勢日趨惡劣之時面世,讀者更渴望知道小布殊在白宮究竟玩弄什麼玄虛。伍德沃德是共和黨員,並非自由左派,因此他的話在讀者眼中更有份量。

  作者的採訪方法是用談話紀錄、個人印象、官方文件、非官方備忘錄、電話紀錄。他的目標是小布殊與他策劃戰爭的幕僚(副總統切尼、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副部長沃爾福維茲),加上幾位將軍,以及所謂「牛康派」(新保守主義者)的幾位謀士。由於他的寫作不偏不倚,讀者可憑自己的政治意向,對書中人物獲得不同的印象。國務卿鮑威爾(內閣中僅有的反戰者)一方面可以被看作對總統効忠者,一方面也可被看作違反良心的偽善者。副總統切尼一方面可以被看作穩如磐石的強硬主戰者,一方面也可被看作陰險的幕後操縱能手。而小布殊總統呢﹖在有的讀者眼中,他是一個有決斷力的領袖﹔在有的讀者眼中,他則是個不學無術、不具好奇心、充滿幼稚自信而不顧戰爭後果的羽翼未豐的雛鳥。

描寫白宮嫌隙內幕驚人

  《進攻計劃》透露了幾項值得注意的內幕新聞﹕一、經過國會批准用於他處的七億美元巨款被白宮移作伊戰之用(可能是非法的)﹔二、小布殊作戰爭決定後,在告知國務卿鮑威爾之前,先通知了沙地阿拉伯駐美大使﹔三、沙地大使應允小布殊在大選期間增產石油,以降低汽油價而幫助小布殊競選﹔四、已退休的阿富汗戰爭統帥佛蘭克斯(Tommy Franks)將軍對外否認小布殊囑他籌劃伊戰,其實他日夜忙碌籌備﹔五、鮑威爾憎厭切尼、沃爾福維茲以及其他「牛康派」,把他們集會處稱呼為「蓋世太保辦公室」,而這些人也在私下對鮑威爾議論紛紛﹔六、在謀劃攻伊策略的十六個月中,鮑威爾只偶然被邀與會,伍德沃德問小布殊為何不徵求鮑威爾意見,小布殊竟忿忿答道﹕「我不需要他的許可。」

  我們一向已知國務院與副總統及國防部之間不和,但是這本新書首次透露主戰派(切尼及國防部的「牛康派」文官)與主和派(國務院及中央情報部人員)之間裂痕之深。這就令人懷疑﹕鮑威爾為何不堅持原則而辭職﹖

  小布殊的幾個主戰理由都未證實﹕大規模殺人武器根本沒有發現﹔薩達姆與拉丹的串通關係根本沒有證實﹔薩達姆被捕獲後,伊拉克局勢反而更亂﹔把伊拉克打造成民主國家,進而延及整個中東、推翻專制政權,根本是個「牛康派」的迷夢。

  本書所透露的最驚人處是小布殊對老布殊的批評。他不但不向父親徵求攻伊意見,而且責怪父親於上次海灣大戰未曾結束薩達姆政權。二零零二年夏,老布殊曾通過當年國防顧問斯考克羅夫特(Brent Scowcroft)在報上撰文警告在伊拉克單獨進軍的危險。在此書中,伍德沃德引據小布殊之言道﹕「要向這個父親懇請力量是錯了,我向更高的一位父親懇請。」在這裡,他顯出他的宗教信仰本色,「更高的父親」是指上帝,就是這樣的靠神指點的幹勁,令人寒心。

  小布殊的總統生涯促成了出版界不少生意,近來這類新書之多使我來不及閱讀。不久前,最引人議論的是前白宮反恐怖單位首腦克拉克(Richard Clarke)的《與所有敵人作對》(Against All Enemies),前財政部長奧尼爾(Paul O'neill)的《忠誠的代價》(The Price of Loyalty),前尼克遜白宮顧問狄恩(John Dean)的《較水門更糟》(Worse Than Watergate),都是批評小布殊的。


伍德沃德因揭穿水門醜案而成名,是了解華盛頓內情的老手(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