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馬齊瘖究可哀﹕沒說和會外的話題更重要 (譚志強)

已於三月中旬結束的「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全體會議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體會議(下稱兩會),即使大家都明白只是兩個「政治花瓶」,一個負責「舉手」(表決),一個負責「鼓掌」(表態),但仍算是中國政壇上一年一度讓大家能夠較為暢所欲言的場合。然而,今年兩會的開會氣氛一直相當奇怪,不但會場內萬馬齊瘖,會場外還突然吹起要求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辭職的號角,有關部門亦到處抓人,讓人感覺到兩會會場之內說出來的話題很重要,但沒有說出來和會場外面傳出來的話題可能更重要。

「一帶一路」被「淡出」?
今次「全國人大」,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宣讀的《政府工作報告》開場,主題和內容都圍繞着中國經濟的現況、最新發展,以及解決之道,當中並沒有太多的新意。
比較令外界注意的是,在「全國人大記者會」上,為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當主持人的傅瑩竟然一反常態,沒有將第一個問題交給四大黨媒(中央電視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新華社、《人民日報》)的記者發問,而是丟給英國路透社的駐京記者「打頭炮」。外國記者當然單刀直入,劈頭便問「中國金融市場面臨哪些問題和挑戰」、「中國政府如何加強監管金融市場」、「股市樓市和債券市場有哪些重點改革措施」之類的經濟話題,李克強總理也侃侃而談,一一解答,企圖盡量安撫中外投資者對中國經濟的信心,以期「中國經濟」能夠「軟着陸」。
不過,比較敏感的傳媒都察覺到,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和「全國人大記者會」答問裏,幾乎完全沒有提及「一帶一路」和「亞洲投資開發銀行」(亞投行)這兩項去年一度吹得震天價響的、也是國家主席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外訪時必然報道的「話題」。
根據中共中央的過去慣例,不再提及某項一度曾經大力宣傳的「話題」,其實就是將此「話題」予以擱置和冷卻,同時將之淡出。事實上,這是與去年(二○一五)五六月中國發生的「股災」和隨之而來的「樓市」暴跌,以及「匯市」被國際大鱷「狙擊」令中國和海外資金大批逃出中國大陸有關。在當前的嚴峻局勢下,中國政府如果再將大批資金借給那些一直長期「賴債不還」的亞非拉「絲路」沿線國家,其實是非常危險的。固本培元,或許才是李克強總理及其班底,為挽救中國經濟陷入衰退困境而又不致得罪習近平本人的唯一可取之道。
某些歐美和港台傳媒的分析認為,此舉反映出習近平和李克強之間出現裂痕,應是李克強不滿習近平插手原來屬於他本人分工負責的經濟事務的心理反映。不過,根據本人的研判,習、李之間的政治矛盾尚未發展至如此惡劣的地步。因為大家尚有一個共同的黨內對頭人:江澤民及其派系的徒眾,大家分則兩敗,合則兩利,暫時可以和江派打成平手。
兩會會場內不但沒有提及「一帶一路」和「亞投行」,七位政治局常務委員之間在公開場合上的「互動」,都是神情木然,令外界作出不少揣測。會場上各位與會代表更是三緘其口,萬馬齊瘖,令到整個會議的氣氛非常奇怪。不但和去年大大不同,更和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之後的所有兩會會議的氣氛有異。這當然是與去年五六月所發生的「金融危機」及引起的高層政治角力,令到人人自危有關。

兩會會場外響起的倒習號角
三月四日凌晨,以新疆為註冊地的《無界新聞》(網媒)所刊出的《關於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公開信》(下稱《公開信》)事件,是一聲兩會會場外面響起的「倒習」號角,目前有關此事的內情仍是一片撲朔迷離,如何定奪也未知曉。
《公開信》的內容其實平平無奇,只是列舉習近平最近幾年所「犯下」的一些所謂「罪狀」,要求習近平辭去所有黨政職位,並威脅他和他的家人的人身安全。
此《公開信》刊登後不久,《無界新聞》網站便被強行封閉,再度運作之後,該《公開信》已被刪除。新疆區委的消息人士指出,該網站在當日凌晨被「黑客」入侵,信件是被「黑客」亂貼上去的。
但是,習近平會否接受這樣的解釋,目前仍然無法得知。
問題的關鍵在於《無界新聞》這個網媒的背景比較特殊。根據有關資料顯示,《無界新聞》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地區政府官媒」,其主要大股東來自三方:一是中共新疆區委宣傳部(平常業務也由宣傳部監督),二是財訊集團,三是阿里巴巴網路公司,統統都和中共黨內的江澤民派系勢力有關。
但是,不管如何,曾經在香港《陽光時務周刊》和《端傳媒》工作,已經取得香港居民身份的原中國大陸評論員賈葭,目前已經證實被有關部門人士在北京首都機場攔截下來「協助調查」,成為第一個被外界知悉已被拘留問話的新聞工作者。

三月六日,張德江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的香港代表團共同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明報資料室)

中央對港政策的兩面性
對港政策方面,今次最大爭議之處,應是政治局常委中的三大巨頭(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兼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和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之中,只有張德江在接見港澳地區兩會赴京開會代表時稍有提及有關香港事務外,其餘兩人在其《工作報告》中都隻字不提。
不但如此,張德江的講話,也出現兩個版本:香港特首梁振英轉述的「強硬版」和其他兩會代表轉述的「溫和版」。此事也反映出中共最高領導層,其實並不如香港傳媒所稱「高度重視」今年年初一晚上到年初二清晨在旺角發生的群眾騷動。
兩會代表的轉述指出,張德江的講話主要提及香港存在的深層次矛盾沒有解決,還因經濟增長放緩,傳統優勢弱化,新的經濟增長點培育緩慢,經濟民生亟待解決,諸如此類。這些說法,和梁振英所轉述的「驚訝、痛心」大大不同。
就本人的研判,以上「強硬版」和「溫和版」的兩種不同說法,都有可能是真的。因為,不但中央對港政策一向就具有「兩面性」,張德江以前在廣東省委書記任內「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的作風,也是「人所共知」的。再加上「香港特首」梁振英在這方面的功力和他不相伯仲,故此,只要「中共中央港澳事務協調小組組長」和「香港特首」兩職位仍由兩人出任,未來兩年中央的「對港政策」便會繼續在打「迷糊仗」,直到中共中央召開「十九大」,出現重要人事變動,才會比較清楚明朗。

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大中華地區
總而言之,自二○一五年五六月中國內地發生「金融危機」之後,「中國衰退」已經出現並成為目前大多數中國問題專家學者的「共識」。至於這場「中國衰退」會隨着「金融危機」的惡化,出現全方位的「硬着陸」甚至俗稱「支爆」(支那爆炸),還是隨着「金融危機」的淡出而出現「軟着陸」,就各有不同見解。
就「唱衰中國」而言,歐美、台灣及香港某些傳媒及不少中國問題專家學者的頻頻「唱衰中國」,其基本原因有四:一是濫用西方經濟學的某些理論去亂套在非西方發展模式的中國經濟頭上,對中國經濟作出錯誤判斷;二是眼看中國經濟迅速崛起,不但「眼紅」而且「害怕」,便傾向將中國經濟的某些負面情況放大,自我安慰;三是迎合某些歐美政客的意願,藉機搞垮中國經濟,讓歐美國家繼續獨霸全球;四是進行「市場投機」活動,「做空」中國,在股市、匯市、樓市方面執行「跨市操控」手法,以謀取暴利。
第一種原因的學者專家,一般和「投機獲利」的關係不大,但其提供的「唱衰」理由,卻常常被其他有心人士利用;第二種和第三種原因的參與者,都不會把他們心中的真正目的明確表示出來,不過就往往通過「國際金融大鱷」和各種傳媒去串連做市,自己則隱身幕後去招朋引伴,號召千千萬萬的(第四種原因的)「市場投機者」,「集體狙擊」中國經濟。
如果這些「唱衰中國」的策略和動作,在中國最高領導層內部團結一致的時候狙擊,一般都很難得逞。但是,最近三年以來,中國最高領導層內部卻是四分五裂的,「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令外力有可乘之機。所以,今年的兩會結束才是未來兩年決戰的真正開始。「山雨欲來風滿樓,樹欲靜而風不息」,這才是目前港澳台和海外華人要面對的真實處境!

(作者是兩岸事務評論員、澳門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