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去曾來,是機遇還是危機?(梁家傑)

  曾蔭權挾七百一十四名選委的支持自動當選行政長官,重演了董建華在二零零二年自動當選的歷史。但與董建華最大不同之處,是曾蔭權的民望一直高企於百分之七十以上,比董建華連任時約百分之五十支持度高得多。高民望的背後,載著香港人對這位新特首的冀望,希望他真的能夠為香港重建政通人和之局。

回應普選訴求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尤其當曾蔭權的民望並非建基於一套清晰細緻的政綱之上,一時的高民望就更不可恃。他能享受選舉後的「蜜月期」不會太長,民眾很快就會從他的施政方針窺探這位新特首是不是一位對香港和國家有願景、並能清楚指示香港發展方向的領袖﹔亦會以政策落實時的具體效果來評定他的誠信和能力。若發現他名不符實、言行不一,民望可以急速轉向。曾蔭權自當好自為之。

  七百一十四名選委的支持也不是曾蔭權施政路路暢通的保證。要達致政通人和,他首要的任務是處理好政制改革,有效回應香港人希望盡快達致普選行政長官和普選立法會的訴求。在未竟全功前,也需立即重建政治共識治港的方針,理順行政與立法的關係,在任何政策出台之前,都要經過充分醞釀和諮詢,使立法會不需因未能參與政策制訂而作消極抗議,減低因政府與立法會無休止的爭執而產生的內耗。只要曾蔭權能展現海納百川的胸襟,真正聆聽香港人的意見,以最大的包容,吸納政治光譜上不同的理念,香港的濟濟人才必願意為政府出謀獻策。

  筆者相信,曾蔭權無論從制度上或是手法上對處理與泛民主派的關係都會與董建華有所不同。曾蔭權絕對有足夠的智慧,明白政治上不會有永遠的朋友或永遠的敵人。他應不會重蹈董建華覆轍,把獲廣泛民意支持的泛民主派棄如敝屣、不屑一顧,而全靠向親建制派箍票來施政﹔只因在董建華執政的八年之中,這安排已被證實不可行。

  在制度方面,相信曾蔭權會盡量吸納泛民主派進入建制當中。他談到改革行政會議,從目前問責官員主導變為非官守議員主導,這個想法有其可取之處,亦是於「雙普選」未能實現之時,能在政策出台前容許政黨和社會人士盡早參與政策制訂過程的好辦法,對理順民意民情有所裨益。我認為,若曾蔭權真的有心吸納泛民主派進入行政會議,他不可能沒有考慮被吸納者的政治誠信與公信力,會因被強制要求支持政府立場而毀於一旦。就以即將出台的政改方案為例,若政府的提案與最終達致「雙普選」的訴求背道而馳,而已成為行政會議成員的泛民主派人士卻必須支持這個方案,試問這些人如何去面對因其支持「雙普選」立場而投票給他們的選民﹖

司局內閣與行政會議

  要徹底理順行政與立法兩權的關係和建立名實相符的執政團隊,曾蔭權可以考慮把三司十一局的官員組織成一個內閣,其中十一局長不再悉數是行政會議成員。行政會議則只保留特首、三司、保安局局長和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作為必然成員。非官守議員方面,每個於立法會取得八席或以上的政黨都獲一席﹔另外二至三席來自立法會獨立及專業界別的議員﹔最後邀請兩至三名德高望重、在社會獲得廣泛認同而具影響力的人士加入。這時候,行政會議將只是一個諮詢機構,作為特首及其內閣的最高層智囊。內閣推行的政策,在絕大部分情況下,應獲行政會議的祝福,但亦容許例外﹕《基本法》第五十六條有清晰規定,特首有權不採納行政會議大部分成員的意見,他只須要把理由記錄在案就可以。這麼一來,問責官員以內閣形式進行政治問責和集體負責,名副其實是執政團隊,不同政策局不會再各家自掃門前雪,一切考慮都以執政團隊為出發點。行政會議方面,由於只扮演特首及其內閣的智囊,集體負責制沒有保留的必要,從而為吸納泛民主派清除障礙。

  曾蔭權能夠邀請誰人進入行政會議,以至他是否能通過這班人的參與使政策更貼近民眾所思所想,將直接影響其施政的公信力和政治認受性,這很可能是他在未來兩年施政成敗的關鍵。

開拓民主政治空間

  在實際施政手法上,相信曾蔭權會在不同議題上跟不同黨派合作,以保持泛民主派與不同親建制派之間的張力,使他更能駕馭整個局勢。在個別的經濟和民生議題上,泛民主派絕對可以成為政府的支持者,甚至合作夥伴。要能在這個新局勢中有所作為,泛民主派必須就他們的訴求清楚訂出緩急先後之序,以便跟曾蔭權進行政治角力時有所取捨,知所進退。

  大部分香港人對以較偏激手段爭取更大民主空間的手法並不認同﹔對於紙上談兵、只說不做的政治人物亦已感厭倦。要能爭取民眾的擁戴和支持,泛民主派必須實事求是,向香港人展示管治的能力和承擔。在具體政策上能提出有建設性的建議,並發表可貫徹實行的政策和展示施政能力。同時,泛民主派亦應提供平台,讓愈來愈多願意付出精力和時間參與管治香港的人,尤其是年輕人,為爭取開拓民主政治空間再作部署。這應是泛民主派以後的發展方向。

  與曾蔭權管治下的政府斡旋和爭取合作的方式,將與董建華執政時期有很大的分別。經過董建華接近八年的領導,相信中央袞袞諸公必也明白,在香港,政制須朝民主普選發展已是確立了的方向,並得到廣泛認同。他們亦應知道不能簡單地非友即敵地把香港二分,而對爭取加快民主步伐的人採取「只打壓,不對話」的策略。故筆者對在曾蔭權任內,六十位立法會議員能一起訪京這可能性絕對不低。

  董去曾來,對泛民主派是機遇還是危機,答案可能就操在泛民主派自己的手中。

文章回應

回應


當曾蔭權的民望並非建基於一種清晰細緻的政綱之上,一時的高民望就更不可恃。圖為曾蔭權(右二)自動當選行政長官後,與一班助選人員在選舉辦公室內開了一個小型慶祝會(曾蔭權選舉辦公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