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華放棄政改發球權(張炳良)

  繼去年「七一」五十萬人大遊行後,民間人權陣線(下稱「民陣」)於今年元旦再發動「還政於民,改善民生」大遊行。由於事前社會氣氛比較冷淡,一般預期參與者不會太多,況且「七一」重點在於反對迫在眉睫的國家安全立法,對人們來說屬最後表態,但爭取兩項普選的訴求(二零零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及二零零八年普選立法會所有議席)才剛起步,故在壓迫感與動員方面皆不能相提並論。

  但儘管民陣預計只有二萬人上街,最終人數卻達七八萬人。大多數遊行者曾參與「七一」,不過已放下「七一」時的怨氣與悲情,少喊了口號,多添加了輕鬆平和的情緒,似公益金籌款遊行。他們的目的十分明確,就是要求改變現時政制。他們因董建華的失敗而益發相信﹕惟有全民普選才可保證政府問責、施政提升。

  不少遊行者呈喜悅之情,非因目標已達,而是自「七一」後,大遊行已成為香港歷史的座標圖騰,以及眾人不容錯過的集體經驗,讓人感受到港人文明驕傲的一面。這在此經濟尚處逆境之刻,尤其珍貴。

  「七一」後香港的政治生態經歷劇變。以前中產階層政治低調、自求多福,但「七一」大舉上街,去年十一月區議會選舉更積極投票,把投票率推上歷史性高點,擊敗了民建聯,改寫了特區的政治版圖。今天,中產成為新時代、新力量的標誌,是各政治陣營以至中央政府爭取的對象,萬般寵幸在一身。好像他們站在哪邊,哪邊便會成為贏家似的。

  民情在朝普選民主發酵,可是特首董建華卻好像仍無動於衷。在其一月七日發表的施政報告裡,只說「了解市民對未來政制發展的關注及政制檢討的重要性」,而具體的檢討模式、架構及諮詢時間表卻一律欠奉,更遑論秉承其競選時

  「急民所急、想民所想」的承諾,勇於為改革政制提出抱負與方向了。

  董的處境,是既不為也,亦不能也。他的政見保守,很難想像他在此港人視作關鍵之時刻,領導港人擁抱民主、改革體制。此外,去年十二月他上京述職時,中央已向他表明,香港的政制檢討須於「一國」的前提下考慮,且中央要主導進程。

  故此,董只在扮演中央政府代理人角色。他在施政報告中最具體的決定,是成立由政務司司長曾蔭權領導的專責小組,認真研究中央對香港政制發展的原則立場及內地法律專家等對有關問題的看法,特別是就涉及基本法有關規定的理解徵詢中央的意見。對於港人的訴求,他只輕輕帶過,說也鼓勵各界多思考問題、發表意見。

  很明顯,特區政府旨在與中央對口。董建華已放棄了政制檢討方面的發球權,現在球在中央一方。而中央發球後,接球的港人會愈來愈覺得不需董作為中介者,乾脆直接與中央對話協商便是。

文章回應

回應


在元旦遊行中,有市民戴上面具諷刺董建華(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