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馮父子均在歷史漩渦中(李輝)

  蔣介石與馮玉祥都是民國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一九二七年,他們身在政治漩渦中,是世界注目的焦點。有意思的是,他們的兒子也因此而難以擺脫歷史的擺布。

馮玉祥敬慕蔣介石

  蔣介石和馮玉祥的第一次見面,是在一九二七年六月十九日於徐州。擁有重兵的馮玉祥,此時正是以汪精衛為首的武漢政府和以蔣介石為首的南京政府競相拉攏的對象。

  馮玉祥後來這樣回憶他與蔣介石的第一次會面﹕

  我們的車子過了碭山——距徐州還有一站——遇著蔣先生親自乘著車子前來相迎。(那時蔣先生為革命軍總司令兼第一集團軍總司令,地位甚高,而猶如此謙下,如此周到,真是從學養中得來。我於此等處往往疏忽,非我存心驕傲怠慢,實是想不周到。)這是我們第一次的會晤。見其丰采及言談態度,無不使我敬慕,大有相見恨晚之情。(《我的生活》,頁五六一)

  敬慕之中,權衡之後,馮玉祥放棄了一周前與武漢政府代表團達成的協定,與蔣走在一起。據說在會談中,蔣介石答應每個月向馮玉祥的國民軍提供二百五十萬元軍餉。

  美國《時代》周刊當年曾報道了蔣馮的徐州會晤﹕

  徐州府,距北京四百英里,初現這一聯盟業已形成的景象。國民黨總司令蔣介石來了,他的軍隊原是漢口「共產黨派」力量的一部分,現已佔領了南方的半個中國。接著,在歡呼聲和標語叢中,馮玉祥大元帥也來了——他魁梧、高大、健壯,動若猛虎,上周他沒有刮鬍子,臉緊繃著,趾高氣揚,為自己擁有新的權威而驕傲。僅僅十四個月之前(見《時代》,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二日),馮玉祥被滿洲大軍閥張作霖趕出了北京,張至今仍統治著北京。馮元帥撤退到蒙古,在那裡蓄精養銳。接著,他匆匆前往莫斯科,據說,他獲得大量經濟援助、裝備、軍火。然而,上周他又讓人們有了這樣一個印象﹕馮元帥不是一個共產主義者,但又並非反對或拋棄蘇聯政府。(《時代》,一九二七年七月四日)

  有意思的是,當蔣介石和馮玉祥先後採取反共和反蘇行動時,他們分別有一個兒子正在莫斯科留學,一個是蔣經國,一個是馮洪國。他們的立場轉變無疑把兒子推到了極為尷尬的境地。而兒子的反應,特別是蔣經國的反應,頓時成了世界媒體新聞關注的焦點。

革命青年往蘇求學遇突變

  自孫中山一九二四年確立「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後,留學莫斯科吸引了眾多渴望革命的中國青年,蘇聯也相應創辦了莫斯科中山大學,專門為中國革命培育學生。在這樣的革命時尚高潮中,蔣經國和馮洪國也分別被他們的父親送到了莫斯科,以表示他們支持革命、與蘇聯友好的態度。然而,突變來了。

  《時代》以「痛斥父親」為題,報道了蔣經國在莫斯科的反應﹕

  在莫斯科一位正在念書的青年學生,是中國國民黨獨裁者蔣介石的兒子,年輕的蔣上周聽到他的父親如何開始在中國清洗共產主義後,給一家莫斯科報紙投書說﹕「蔣介石曾是我的父親,革命的朋友。現在,他成了我的敵人。幾天前,作為革命者的他已經死去,活下來的是一個反革命。他曾用美麗的語言描述革命,但又在最便利的時候背叛之。蔣介石不再會和張作霖作戰。打倒蔣介石﹗打倒叛徒﹗」(《時代》,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五日)

  有意思的是,對父親行徑嚴詞痛斥的舉動,為蔣經國贏來鮮花和掌聲。他的一位同學在回憶錄中說﹕

  這個聲明發表後,我們無論走到哪兒,都碰到人們以極大的關注問我們﹕「蔣介石的兒子在哪兒﹖」一夜之間,他成了一個有名的大紅人,而倒楣的是我們沒有一個像蔣介石那樣的父親。「四一二」政變後,我們的地位一落千丈了。不僅不再有俄國姑娘們向我們賣弄風情,而且我們都到處受到俄國人的輕蔑。(《莫斯科中山大學和中國革命》,頁一二六)

馮洪國與蔣經國均與父決裂

  兩個月後,馮玉祥在莫斯科的兒子馮洪國也遇到了同樣的尷尬情況。

  馮玉祥與蔣介石合作的消息傳來,馮洪國立即採取與蔣經國同樣的舉動。他在莫斯科當即發表了一份聲明,形式是致父親的公開信。他譴責父親叛變革命,其語言和語氣與蔣經國也大致相似﹕

  父親﹕現在很明白,由於你逃離革命戰線,你已經成為一個反革命頭子……你顯然不想在國民黨領導下進行革命鬥爭,而是只想利用他的旗幟,打着保衛工農利益的幌子,搶佔更多的地盤而已……作為革命者,我心目中只有革命利益而毫不念及父子關係。從今天起,我把你當成蔣介石、張作霖一夥反革命分子當中的人。

  現在你我屬於敵對陣營。你在反革命陣營。今後我一定要和我那與工農為敵的父親進行鬥爭。這是我對反革命父親的訣別之言﹗(《莫斯科中山大學和中國革命》,頁一四四)

  當然,兩個在莫斯科公開宣布與父親決裂的年輕人,後來又各自回到了父親身邊。

  發生在莫斯科的父子決裂,只是歷史小插曲,在轟轟烈烈、潮起潮落的大革命中,在蔣介石與馮玉祥的關係演變中,也許可以略而不計。但是,這些細節在我看來卻有著特殊的意義,有了它們,歷史顯得更為生動而有趣。

文章回應

回應


對父親蔣介石行徑嚴詞痛斥的舉動,為蔣經國贏來鮮花和掌聲,但他後來又回到了父親身邊。圖為蔣經國(後排右)與家人合照,後排左為夫人蔣方良,前排坐者為蔣介石(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