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的土壤 (卷首語-潘耀明)

  抱殘守缺於過去的一切,我們將學不到對將來有用的任何事物,

  因為未來的一切,將和過去的任何事物根本不同。我們必須從一個新的角度看待將來。

  ——(意)杜黑《制控權》

  薄熙來的案件,牽動全球的神經線。

  起訴薄熙來的案件在中國一個不大起眼的濟南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舞台不大,卻成了舉世傳媒的焦點。

  薄熙來是聰明的,他知道這個不大的舞台,卻擁有全球的觀眾,正是他這個天生主角表演的大好機會。

  先不說薄熙來自我膨脹的表演欲,而是觀眾的心態:看一個中共紅人倒台的戲本。

  首先,薄熙來是中共的高官,權傾朝野。

  他在大連的政績並不是官方描寫的那麼不濟,相反的是,頗得人心。主政重慶,使他聲名鵲起,亮出「打黑唱紅」旗號。在朝野腐敗滔天的當兒,這一口號,恰恰切中老百姓眷戀當年毛澤東時代的社會清廉的心態——毛澤東的年代雖然一窮二白,但在經濟、生活上卻是人人平等,無貪腐可言。可見薄熙來這一步棋下對了,大獲民心,這令他更飛揚跋扈,骨頭輕了好些許。

  薄熙來這一手段,可以媲美老祖宗毛澤東的權謀。難怪當今的中央領導人也接踵親臨重慶取經,並給予嘉獎肯定。

  知情人都知道,薄熙來自己是最不相信老毛那一套,他的老父、甚至一家,都在文革受過迫害,特別記恨的他,怎麼會忘得一乾二淨?!

  問題是,官方不讓提文革,年輕人對文革一點也不了解,對於文革受害者而言,已事過境遷,很多當年受害的領導人,他們的官二代,包括薄熙來,無論是從商從官,大都是既得利益者。至於文革的得失已無關宏旨。曾經叱咤風雲、以打砸搶為業、而受到毛澤東表揚的紅小兵,紛紛搖身一變成為嶄新的大款或權貴。

  換言之,官方一直沒有給予文革一個明確的說法,重新給予評價,更不要說「清算」了。文革的幽魂仍徘徊在神州大地,聚而不散,極左派乘興而起,死抱着文革的屍身不放,官方又不予表態,令極左思潮火上加油,甚囂塵上。

  文革借薄熙來還魂——更正確地說,是薄熙來借文革紅衛兵式的群眾運動來樹立自己的威信。

  文革一日不被批判,像薄熙來這種人物仍然會出現,因為由官方一手造成的大環境,頗有產生文革的土壤。

  中共不敢全面正確評價文革,是怕揭瘡疤,傷了自己人的感情。

  像陳毅的兒子陳小魯,因當過紅衛兵,知過悔過,公開向受害者道歉,可謂鳳毛麟角,與極左派的洶洶勢頭,簡直小巫見大巫。

  習近平指出:「不能用改革開放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文革不是前三十年發生的事嗎?! 按官方的定調,連文革也不能否定。如果這一說法成立,像薄熙來文革式的人物還會出現,屆時中國變天的機會還是不可低估的。

  一場文化大革命,將中國傳統文化價值觀連根拔起,為了他毛澤東,可以批鬥父母,出賣親友,顛倒是非黑白,殘酷打擊異己,迫害無數有識之士,這種泯滅人性的舉措,恰恰是文革一大發明。

  開放後,毛澤東的那一套價值觀已經沒有實質的市場,但因中國新領導的態度曖昧,胡錦濤的一句「不折騰」,使舊的瘡疤沒能給揭開,反而漚爛了。過去被否定的傳統文化價值觀又沒有被恢復,令中國出現了嚴重的信仰危機,其結局是道德淪亡、人心變壞,亂局不難由此產生!

  歷史可鑑,巴金那一番苦口婆心的話,仍然大有現實意義,他在《文革博物館》①中指出:

  建立文革博物館,這不是某一個人的事情,我們誰都有責任讓子子孫孫、世世代代牢記十年慘痛的教訓。「不讓歷史重演」,不應當只是一句話。要使大家看得明明白白、記得清清楚楚,最好是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館,用具體的、實在的東西,用驚心動魄的真實情景,說明二十年前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大家看看它的全部過程,想想個人在十年間的所作所為,脫下面具,掏出良心,弄清自己的本來面目,償還過去的大小欠債。

  巴金老人已遠去,他一再吶喊的、警醒世人的文革博物館仍未能建立,誰也不能擔保文革這一惡貫滿盈的妖魔在什麼時候借屍還魂!

  注:

  ①巴金:《無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