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綠對決 提前開場  「第一家庭」弊案中的台灣政局走向 (曹景行)

  台灣政局的變化,真叫外人目不暇接。從去年八月尾高雄市捷運(地鐵)工程的泰國勞工受虐揭竿而起,牽出一根直通總統府的貪污腐敗黑線,到現在陳水扁的「第一家庭」深陷數不盡的弊案之中,行將滅頂,只不過一年還不到。(筆者撰寫此文為六月中,不知月底刊出時台灣已是如何一番景象﹖)

棄婿保妻保大位

  陳水扁當前的策略是「棄婿保妻保大位」﹕只要所有的弊案不再「向上發展」,無法將他妻子吳淑貞或者他本人定罪,那麼,即使他的女婿、親家、管家、親信、重臣統統被抓,以他的政治風格和品性,仍然會死死霸住總統大位,別人也拿他沒辦法。

  時間拖長了,在野勢力揭弊的力度可能就會消退,媒體的注意力也會轉向十二月的台北、高雄兩市的市長選舉。就算民進黨在這次選舉中大敗,甚至連高雄市都輸掉了,第一個要下台的卻是黨主席游錫堃,阿扁照舊可以當他的總統——他也一定會如此。

  但是,所有已經曝光和即將曝光的弊案當中,只要有一件確證涉及阿扁夫婦,他就非下台不可了。其中最有可能的,是證實吳淑貞曾經收受崇光百貨的禮券,陳水扁如果知趣,就該主動辭職,否則只有等着被罷免。所以,未來的一個月,應該是政治上決定阿扁夫婦生死存亡最關鍵的一個月。

中美抗拒「法理台獨」

  台灣這場揭弊大戰,實際上使二○○八年的總統大選提前開場,未來的不確定性也大為提高,藍綠雙方各有盤算,亦都會更加謹慎小心去提防突然出現的陷阱。不久前,有「爆料大王」之稱的國民黨籍立法委員邱毅要到北京大學演講,遭北京當局阻止。有人解釋是當局擔心這位老兄會在「六四」臨近時大講台灣的新聞自由,但在我看來,主要原因是北京當局決不希望外界以為他們同邱毅的揭弊有任何直接或間接的關聯。

  近年來兩岸關係變化的大勢,已經愈來愈有利於北京,阿扁的弊案只是進一步增加了二○○八年民進黨失去政權的可能。至於他今天下台還是兩年後再下台,已無關大局。倒是北京本來擔心的阿扁會在最後關頭搞「台獨制憲」,現在卻因為他被弊案纏身,可能性反而減小了。既然如此,靜觀其變是北京最好的策略。要是明天就扁下呂(秀蓮)上,誰知道又會生出什麼新的變數來。

  美國也如此,最關心的不是陳水扁的死活,而是台灣不要亂,兩岸之間不要再陷緊張。小布殊總統派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薄瑞光(Raymond F. Burghardt)到台北會見阿扁和其他政治人物,就是不見呂秀蓮,用意清楚。美國不願台灣亂,因為美國在台利益太大,也擔心北京會趁亂介入﹔美國不願台海重新緊張,因為美國既不想此時此刻惹毛北京,更不想讓美國大兵受阿扁之累而死。阿扁趁機對薄瑞光重申了「四不」,等同保證不會搞「法理台獨」,讓美國稍稍安心,此舉頗為聰明。

  不過,薄瑞光一走,陳水扁馬上轉守為攻,態度又強硬起來。這一方面是對藍營攻勢的必要招架,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鞏固綠營的地盤。

藍綠齊倒扁﹖

  現在,全台灣最痛恨、最討厭陳水扁的人,一定是在綠營內部。尤其是那些在陳水扁當權後沒有分到任何實際好處、今天反倒深受其累的勢力,巴不得阿扁早點下台,讓呂秀蓮掌控綠營的主導權,那麼未來兩年仍有機會重振旗鼓,同藍營還可以一拼。李登輝不久前的表態,以及呂秀蓮的頻頻動作,都有濃厚的「逼宮」味道。

  但陳水扁在民進黨內還沒有崩盤。因為黨內多數頭面人物今天得到的所有利益和權力,都依附於阿扁的大權。一旦阿扁下台,他們也必然被擠到邊沿,甚至連帶一起被捲進弊案,成為內部鬥爭的犧牲品。而現在只要保住阿扁的權位,拖到二○○八年,即使很可能輸掉大選,仍然可以擁有對民進黨和綠色陣營的控制權,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不過,如前所述,前提是阿扁和他的夫人能夠從這一大堆弊案中脫身,否則,今天大叫「維護權力核心」的民進黨大將,難保明天不會帶頭反戈一擊。

  同樣,藍營當中也有兩種取向。像宋楚瑜和親民黨,本來已經被馬英九和國民黨擠到政治舞台的角落,如今「倒扁」的立場最強硬,言行也最激烈。尤其因為馬英九早前態度不明確,更使宋楚瑜成了「倒扁」行動的主導者,最後迫使馬英九和國民黨也公開「倒扁」,形成藍綠對決的格局。但馬英九的猶豫和謹慎不是沒有道理,因為他是「外省人」。(有人說馬英九膽小怕事,卻忘了二○○○年三月國民黨敗選後,正是他挺身而出,帶着憤怒的國民黨支持者前往李登輝官邸,最後迫使李登輝辭去黨主席。)

馬英九的盤算

  去年國民黨改選黨主席時,連李敖都不支持馬英九,理由是他這樣的「外省人」在台灣不可能再當選總統。但馬英九仍然以大比數擊敗了對手王金平,並且使國民黨在年底的縣市長選舉中大獲全勝,表明了他的影響力已經擴散到台灣的中南部,贏得愈來愈多「本省籍」中間選民的好感。如何把這樣的優勢一直保持到二○○八年大選,並且因陳水扁的劣迹而進一步擴大,正是馬英九最看重的事情。他在兩岸問題上的含糊和搖擺,主要考慮也應在於此。

  這次「第一家庭」東窗事發,「倒扁」聲浪高起,馬英九開始時的謹慎,是擔心國民黨如果姿態太高,容易被對手說成是「外來政權」捲土重來,是「外省權貴」對「台灣之子」的迫害和清算。一旦讓這樣的輿論有了市場,「本省籍」的中間民眾就可能對馬英九再生疏離感,重新轉回綠營。只是後來案情的發展,確定了「第一家庭」的犯罪事實,不僅愈來愈多的民眾要阿扁下台,就連綠營內部也出現異動,馬英九才轉趨高調。

  如今藍綠對決的格局已經形成,馬英九所擔心的事情仍然可能出現。台灣南部綠營的地下電台已經發出「刺殺馬英九」的恐怖煽動言論﹔二○○四年三月既然可以發生不明不白的槍擊事件,把陳水扁再次彈進總統府,當前為什麼不可能發生更加離奇的事情呢﹖前年槍擊事件發生時,今天號召「刺馬」的那些地下電台立即就宣稱,「外省人勾結中共要謀害阿扁」。要是那次大選結果,是連宋以幾萬票的微弱多數勝出,台灣又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呢﹖誰敢想下去﹖

文章回應

回應


馬英九對倒扁的態度起初不明確,被宋楚瑜佔了先機。圖為「嗆扁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