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萊曼尼之死對中國的啟示(馬 玲)

二○二○年初的一月三日,美軍在三軍總司令特朗普的命令下,向巴格達機場發射了三枚火箭彈,當場炸死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am Soleimani)。
這個轟動世界的大新聞,在中國本土內也炸了鍋,一時間各種評論甚囂塵上,自媒體尤其熱鬧紛繁。有說第三次世界大戰可能要爆發的,也有說第三次世界大戰從此絕跡的。
雖然其後伊朗做出了強烈反應,表示要報復要打擊。它先是說不再遵守伊核協議的任何限制,隨後又說還是準備遵守該協議;它八日凌晨向美國駐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射了導彈,隨後伊朗外長對外表示:「伊朗的自衛行動已經結束,不尋求戰爭。」
從伊朗的變化莫測也可看出,與軍事實力完全不對稱的美國鬥,伊朗確實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說到戰爭形態的改變,美國採用了「定點清除」方式以後,對中國來說就會有很大的觸動和啟示,因為這涉及新的軍事理論和新的戰略戰術。從海灣戰爭到定點清除,美國讓戰爭方式不斷顛覆。

從海灣戰爭到定點清除
近三十年前的一九九一年初,美國為恢復被伊拉克佔領的科威特主權,對伊拉克進行了冷戰結束後的第一場大規模武裝戰爭。戰爭中,美軍首次將大量高科技武器投入實戰,展示了壓倒性的制空優勢。最後,伊拉克方面傷亡人數高達十萬,武器裝備和經濟損失不計其數;而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傷亡人數卻不到一千人,其中包括一半被友軍誤傷。
美國在海灣戰爭中展示的現代高科技條件下的作戰新特點,對中國的軍事戰略、戰役戰術、軍隊建設都帶來了深度震撼和深刻影響。於是,中國軍隊決定深入改革。走到今天,雖然中國的軍事能力已經有了相當大的提高,有些武器對美國也構成了威脅,但總體看,中美軍事差距還是有目共睹的。
美國這次對蘇萊曼尼採取的行動,對中國的震撼可以說不亞於近三十年前的海灣戰爭。這次行動亦可說是海灣戰爭軍事技術的升級版,其作用是用最小的代價取得勝利。所謂戰爭,只要把幾個核心指揮官幹掉,其他的人員立即變成了烏合之眾,所以也就征服了對方並取得了戰爭勝利。
有人歸納了定點清除背後的信息技術,包括制導技術、瞬時組碼技術、N次載波技術、固體隱形、波段隱形散點重組技術……這些技術的應用,使得定點清除戰術如入無人之境。未來戰爭,很有可能就如此演進下去。只要用高科技手段把戰爭的靈魂人物除掉,那些曾經不可一世的戰區布防、集團軍、大型武器……都有可能變成多餘的存在,甚至有可能大規模的軍隊都將面臨消亡。

意義遠遠超過拉登之死
當嘴壯的伊朗遇到膽壯的特朗普,事態就改變了!
蘇萊曼尼去年在一個視頻中對特朗普示威警告說:「賭徒特朗普先生,我告訴你,我們就在你的附近,在你想不到的地方。發動戰爭的將是你,但結束戰爭的將是我們。」
六十二歲的蘇萊曼尼,出生於農民家庭,卻有一身桀驁之骨。他是伊朗最有權勢的第二人,只聽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命令。他酷愛武術,獲得過空手道黑帶。他也熱衷於宗教,得到過一九七九年伊朗革命的政治和精神領袖霍梅尼的栽培。他早年加入伊朗革命後成立的旨在保護伊斯蘭主義新政權的伊斯蘭革命衛隊後,開始步步高升。作為革命衛隊的成員,他參加過鎮壓西阿塞拜疆省庫爾德人起義的活動。蘇萊曼尼在伊朗及其中東的什葉派盟友中具有近乎神話般的地位。他是聯繫伊朗在伊拉克各路代理人武裝的核心人物。他曾被《時代》雜誌評選為一百位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被列為將虛構傳奇特工○○七占士邦、二戰德軍大將埃爾溫.隆美爾(Erwin Rommel)等人特點集於一身的硬漢人物。他與俄羅斯軍方協調空襲,經常前往莫斯科。他經常出現在戰爭前線視察,是協調阿薩德正規軍與什葉派民兵聯合作戰的關鍵人物,他甚至在一段伊朗流行音樂視頻中露面。
西方一些分析人士說,幾任美國前總統都有除掉蘇萊曼尼的機會,但他們擔心會帶來中東混亂和暴力,因而選擇不對他採取行動。以色列因為擔心殺死蘇萊曼尼的後果,也一再放棄除掉他的機會。只有任性又倔強的特朗普,敢於孤注一擲行動。《華盛頓郵報》捅出一則消息,說是一個匿名美國官員稱,是國務卿蓬佩奧慫恿特朗普如此做的。去年伊朗擊落美國無人機後,蓬佩奧就進言特朗普搞掉蘇萊曼尼。
美國通過除掉蘇雷曼尼,向德黑蘭發出了明確的信息:美國不再是紙老虎,而是一個吃人的真老虎。它讓德黑蘭政權高官明白,他們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包括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在內。
有分析人士認為,殺死蘇萊曼尼「在戰略意義和震懾影響方面遠遠超過了蓋達首領拉登及伊斯蘭國首領巴格達迪之死。美國和伊朗幾個月來一直危險地針鋒相對,但這個行動是巨大的升級。」
特朗普發推文警告伊朗:「如果發動任何針對美方人員和資產的攻擊,將打擊伊朗的五十二處目標。」之後,美國空軍第三八八戰鬥機聯隊和第四一九戰鬥機預備隊,在猶他州希爾空軍基地白皚皚的群山腳下,進行了一次場面壯觀的演習,五十二架F-35A,在十分鐘內全部升空,也就是每十二秒鐘升空一架。美國的威懾用意十分明顯!

美國還會再給中國十年?
美國前總統卡特的國家安全顧問、著名地緣戰略理論家布熱津斯基。曾經向美國警告:「最大的潛在危險,是中國與俄羅斯或許還有伊朗結成大聯盟。結成這種『反霸』聯盟的原因不是意識形態,而是相互補充的不滿。這一聯盟的規模和範圍同中蘇集團曾經構成的挑戰有相似之處。……為了防止出現這種情況,美國必須同時在歐亞大陸的西部、東部和南部邊緣巧妙地施展地緣戰略手段。」布熱津斯基在關注國際地緣戰略形勢時,把中國、俄羅斯和伊朗扯到了一起,擔心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結成聯盟對付美國。
目前為止,對美國採取的斬首行動,中國和俄羅斯雖有表態,但基本都保持靜觀。如果美國和伊朗深陷糾纏,是否可能像當年「九一一事件」那樣再給中國十年機會?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中東所所長認為:「不會,而且大概率是美國沒深陷進去,中國卻成了最大輸家。」他表示,如今中國是中東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二○一八年中國石油對外依賴度是百分之七十點八,其中百分之四十五點一來源是中東。中國還是中東最大的貿易夥伴,後者日益成為中國重要的出口市場。特別是在中美關係不盡如人意的大背景下,第三世界國家的市場、穩定的能源價格,對中國顯得尤其珍貴。寄希望於前兩次海灣戰爭的情景重演,恐怕是刻舟求劍。

中國的研究和對策
美國和伊朗到底打還是不打?對峙雙方都在玩詭術,這也是戰爭的智謀手段之一。事實上,美國和伊朗都不想開打,但是又都拉着架勢在那兒不相讓,所以說伊朗的形勢變幻多端,詭異莫測。中國一再呼籲,讓美國和伊朗雙方都保持克制。中國一方面希望中東牽扯美國的精力,另一方面又不希望中東戰爭影響對中國的能源供給、「一帶一路」項目和外貿出口。
顯然,蘇萊曼尼之死,不會很快沉寂下去,會讓中東長久沸騰。美國的任性和逞強,是它難以改變的性格和稟賦,也許越是面對挑戰和壓力,它越要鋌而走險。儘管美國國內和國際輿論對特朗普這次的定點清除與他的競選連任相提並論,而且從結果看,這次的行動也確實給他的競選提了分。
中國目前讓美國感到了從未有過的挑戰和壓力。美國最近抓緊了在AI領域對中國的限制,其目的是要保持這個領域的領先水平,不能讓中國超越。而AI的領先,不僅是科技方面的領先,實質上也是一種軍事技術方面的領先。美國就是要握住這個「殺手鐧」。
蘇丹曼尼之死,給中國的啟示廣而深,為此中國的研究和對策也會廣而深……。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