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里科夫:陳丹青最漫長的講述

  微信的「看理想」影像(video)計劃,有多檔風格不同的文化類視頻節目,開創影像版的理想國。其中有陳丹青的《局部》,九月十一日主題為「最漫長的一次講述」(YouTube可重溫)。

  陳丹青指出,俄國畫家遇到美國十九世紀的畫家,氣都不喘,一巴掌就撂倒了他們。然而,除了列賓,幾乎全部俄羅斯十九世紀畫家的作品,從來沒有走出本土。他盛讚蘇里科夫的歷史畫作,指出美術史好就好在一山總有二虎,至少是二虎。蘇里科夫之外,另一頭虎毫無疑問是列賓。「我敬畏蘇里科夫,愛列賓。」一九三○年,當列賓去世的時候,《紐約時報》居然為文悼念,稱他是俄羅斯的靈魂。可是陳丹青相信誠實的、謙虛的列賓明白,俄羅斯靈魂在蘇里科夫那裏,就像文學的俄羅斯靈魂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並不是偉大的托爾斯泰。

  蘇里科夫不在乎西方,他的歷史繪畫,刻畫表情的天才,陳丹青一談起就欲罷不能。

  (北京 連蓮)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