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矛盾「軟硬兼施」 (劉銳紹)

  總理溫家寶過去先後兩次談到香港存在深層次矛盾,但一直沒有詳細說明。在三月的全國人大記者會上,他終於親自開腔闡述,而且首次談到深層次矛盾涉及民主發展的政治內容。雖然聽起來只是原則性的話,虛無縹緲,似有還無,但了解情況的人士則感到,他的話似虛還實,意有所指,而且頗有針對性,需要像參佛偈那樣,多方印證,才能沙裏淘金。

  溫家寶說,希望香港人「包容共濟,凝聚力量,團結一致」,按《基本法》循序漸進發展民主政制。單看這些話的表面,找不出什麼特別的東西,但如果把它放在當前的香港政治形勢來看,就會發覺這些話的背景正是香港目前的兩個政治難題。

  第一個是立法會補選將引發一場外弛內張的戰鬥,不單涉及立法會的議席,更重要的是選舉性質的問題。在北京眼中,社民連和公民黨正不斷把補選扭曲成「公投」,並藉此引發新一輪香港與北京的衝突;民心如何走向,正是北京較難駕馭的。

  第二個問題是政制方案能否通過?如果通不過,二〇一二年政制將會原地踏步,那麼二〇一七年就可能沒有普選,因為這不符合北京說的「循序漸進」。但北京也面對兩個困難:其一,全國人大已說過「二〇一七年可以有普選」,如果屆時沒有,那麼這個深層次矛盾將會更深,香港社會將會更撕裂。其二,曾蔭權曾說「即使二〇一二的政改方案通不過,也不會影響二〇一七可以有普選,因為這是中央的莊嚴決定」。曾蔭權原意是肯定北京的誠意,但卻令北京變得被動,京官們都暗罵他的政治水平太低,二〇一二原地踏步,二〇一七怎可能有普選?雖然,北京可以玩文字遊戲,「二〇一七年可以有普選」,換言之「如果條件不成熟也可以沒有」,或把責任推到民主派身上,但這樣只會令北京言而無信,形象更差,香港社會的內耗和碰撞只會更厲害。 

  現在唯一的辦法是,盡一切可能令補選不會被扭曲為「公投」,同時又令政制方案通過。與此同時,北京觀察到香港出現兩個苗頭,一是溫和民主派逐漸抬頭並成為主流;二是香港市民要普選但多數不認同「公投」。這兩個苗頭令北京感到有些事情可以操作,於是制訂出硬軟兼施的方法。

  硬的是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和香港中聯辦的聲明,加上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在全國人大會議上的發言,照本宣科,言辭強硬地道出北京的立場,直指「公投」違憲和挑戰《基本法》。這是要警告激進民主派不能越軌,但這效果弊多於利。

  軟的是由中央領導人用委婉的方法勸喻香港人。習近平會見香港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時的發言,以及溫家寶說的「包容共濟,凝聚共識,團結一致」,都沒有直接觸及「公投」,也沒有回應個別建制派人士催促政府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問題。他們只作原則性的表達,不直接碰觸敏感問題,無人能夠反對北京這些立場,這就可以吸引屬於中間的溫和大多數,不會像以前那樣無端刺激起香港人的逆反心理了。

  有人形容這是傳統的「一手硬一手軟」,也有人形容北京有進步,懂得多元手法,「軟硬兼施,雙管齊下」,而不是像以前那樣獨沽一味,惡形惡相。此外,北京還亮出願意溝通的姿態,同意安排包括泛民在內的立法會議員參觀上海世博。據了解,如果此行有良好效果,日後還可能安排其他活動,逐步拉近距離,例如廣州亞運會、「十二五規劃」中香港與珠三角的發展項目、香港在中國與東盟之間的合作等,都是可以把握的契機。

  不過,面對北京的「軟硬兼施」,泛民陣營懂不懂接招也是一大疑問。在政治技巧上,官與民同樣需要掌握「互借東風,進退有度」。且看泛民如何回應了。

文章回應

回應


香港中聯辦主任彭清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