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懂文化嗎? (潘耀明)

劉以鬯先生逝世,香港文壇又痛失一位地標式的人物,令人扼腕喟歎不已。
多年前,我在韓國外語大學舉辦的「香港文學」講座,曾說過劉以鬯與金庸是香港文學的兩翼,是香港文壇兩支獵獵飄揚的旗幟。
那個年代,香港文壇有「流行文學」和「嚴肅文學」之爭。有人把金庸的武俠小說劃歸「流行文學」,把劉以鬯的作品納入「嚴肅文學」並加以月旦。
我表示,「流行文學」和「嚴肅文學」是觀念的問題,觀念是會轉變的。中國四大經典小說,在過去的年代曾被目為「流行文學」或「通俗文學」。文學作品不管是「嚴肅的」或「流行的」,隨時間漏斗的篩選,真正為讀者喜見樂聞的作品,都會流傳下來。
令人遺憾的是,長期以迄,香港文學缺乏有系統的研究和整理,香港連一個文學館藏也闕如。剛逝世的劉以鬯先生是「在西九文化區設立香港文學館藏的倡議書」的發起人之一。
十四年前,由香港作家聯會的牽頭,包括會長劉以鬯有三十多位文化界人士共同簽署「在西九文化區設立香港文學館藏的倡議書」。其中發起人包括劉以鬯、著名學者饒宗頤教授、著名作家也斯等人已經先後作古了。這個建議迄今仍不被接納。
一個小小的文學夢,十多年竟有九位文化人代表去世,可謂人去夢空,令人欷歔。作為幾個文學社團的召集人,月前曾去信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唐英年先生,呼籲在「西九」設立香港文學館藏。
旋不久,我們收到一封署名「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行政總裁栢志高先生」代覆的信①,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設文學館藏。
我們且看覆信強調的「管理局一直支持香港文學」②是什麼貨色。信中特別提到「自由野」和「自由約」等文學活動。關於「自由野」,據西九文化區發布的官方消息略謂:「香港最創新的大型戶外藝術節『自由野』今年(二○一四年)第三度舉行。於十一月二十二至二十三日,一連兩天,來自本地及海外的表演單位將傾力演出,節目包括音樂、舞蹈、文本藝術、形體劇場及其他創意活動。」③
請問以上活動內容,有哪一項是與本港文學創作和文學活動直接有關?至於所謂「自由約」,標榜的是「盛大音樂、文學、市集活動」,其實內容主要是來自各地搖滾樂隊的藝術表演。此外,還有學習粵劇舞台身段工作坊、「推出全年手工啤酒」,然後在眾多活動期間硬塞進「每月一詩為本」。所謂「文學活動」,可見,只是聊備一格而已。
以上活動內容,就是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所標榜的本港文學活動和文學創作?!這與其說是濫竽充數,不如說西九袞袞諸公對文學的無知!
至於信中提到本港中央圖書館及大學的文學資料收藏及文學講座④,也不過是圖書館及大學所兼備的職能。這種職能在其他地方圖書館或大學圖書館都有兼備的,為什麼其他國家、地區包括大城市還要建立文學館?!因為後者是以收集、研究、展示、交流傳播等為文學服務的全職能機構也!
人們記憶猶新,西九文化區於二○一七年九月舉行的電子音樂節「Road to Ultra」淪為毒品派對,先後有三男一女昏迷危殆送院,其中一名男子不治。這不過是已上報紙的一斑劣績而已。

人們不禁要問,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成立以迄,狂花了納稅人巨額的錢,有幾個是真正懂文化的?!

注:

①②④見本刊二○一八年七月號附錄,頁一一四
③西九文化區.自由野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