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樂之於中國人 (路德維)

月前跟數位朋友在上海論樂。筆者說,有一次聽某指揮的〈貝多芬第七交響曲〉時,立即想起一杯醇美的勃艮第佳釀。席上一位音樂家立即回應,中國人欣賞西樂時,往往把音樂文學化。譬如,布拉姆斯作品之美,在於它內在的結構和素材;你如何用文字去描繪它、如何賦予它意義,都不能捕捉音樂自身之美,所以音樂與文學最好不要混在一起。
朋友的觀點,筆者十分理解。中文音樂會場刊也好、樂評與音樂文章也好,常常用上大量的形容詞、比喻和意境描述等。把抽象的藝術賦予意義,很容易把作品樣板化、規限化。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