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學懂短期與長期理財—今年香港《財政預算案》分析 (曾淵滄)

今年香港《財政預算案》公布之前,出現許多爭論,爭論主要的焦點是特區政府是否應該向全香港市民派錢,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貧富,人人有份,有人說應該人人派七千元,有人說應該人人派一萬元……
結果,《財政預算案》公布了,沒有全民派錢,取而代之的是將巨額的財政盈餘中的百分之四十用來與市民分享,通過退稅、減物業差餉,以及多派兩個月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金、高齡津貼、長者生活津貼、傷殘津貼;亦增加發放低收入在職家庭的交通津貼;現加上關愛基金也將對非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金的低收入住戶(俗稱「N」無人士)推行短期紓困措施;另加貧困學生的學習津貼,免除二○一九年中學文憑考試學校考生的考試費。

財政預算案已接近全民派錢
上述結果自然讓那些要求全民派錢的政治人物不滿意,因此,爭論持續,今年比較特別之處是要求全民派錢的並非只是長期反對特區政府各項政策的非建制派政治人物,也包括長期支持政府的、被稱為建制派的政治人物。換言之,長期支持與長期反對特區政府的力量罕有地提出同樣的要求。也許,兩派的政治人物都認為:香港市民最希望看到的是全民派錢,人人有錢派。而三月十一日,香港立法會有四個議席補選,所以政治人物不分建制、非建制,都要求特區政府全民派錢。
實際上,今年的《財政預算案》已經很接近全民派錢,中產階層獲得退稅,業主獲得減差餉,領取綜援、老人津貼(俗稱生果金)、傷殘津貼者都多派兩個月的金額,再加上關愛基金會針對「N」無人士推行短期紓困措施、貧困學生的學習津貼、免中學文憑考試費等等,基本上已差不多包含了全香港成年人,與全民派錢的分別是分派金額不同,而關愛基金如何推行短期紓困措施仍未公布。
香港特區政府不但在二○一七年四月一日至二○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的財政年度有一千三百八十億元巨額的盈餘,在二○一八年四月一日至二○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的財政預算中,也同樣會有四百六十六億元巨額的盈餘,而且,真正的未來盈餘也可能遠超過預算盈餘,理由是新的預算案依然可能低估賣地收入,今年特區政府將出售九龍高鐵站上蓋土地,市場估值非常高,有地產界人士認為單憑出售這幅土地的收入,實際上足以支付高鐵的建築工程費用。更何況過去許多年,特區政府幾乎每一年的《財政預算案》,最終都出現巨額的收入預算估計錯誤。
為什麼不全民派錢?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的解釋是,為了應付香港未來的挑戰,因此需要增加對未來的投資。

投五百億元發展創新科技
今年的《財政預算案》,為創新科技投下五百億元,其中二百億用於落馬洲河套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第一期的土地平整、基礎設施、上蓋建設和早期營運,另外向創新科技基金注資一百億元,以支持創新科技工作。另外有一百億元用於支持建設醫療科技創新平台和人工智能及機械人科技創新平台,以吸引世界各地頂尖的科技機構和企業來香港,五百億之中的最後一百億元則為香港科技園公司注資。
簡單地說,投資於創新科技是今年《財政預算案》中極重大的投資項目。
此外,數碼港獲得二億元的撥款,以支援初創企業及促進數碼科技生態的發展,比較有趣的是撥款一億元以支持數碼港開創電子競技比賽,以推行最新的電子競技遊戲與比賽。
此外,科技開支獲得額外扣稅,另有五億元用以資助合資格的機構聘用創新科技博士參加研究工作。
推動創新科技,當然也不能忘記人才的培育。去年林鄭月娥上台後,額外增撥三十六億元為教育經濟性開支,今年再增加二十億元,讓總數提升至五十六億元。此外,再額外撥款二十五億元為十家獲政府資助的大專院校推行第八輪配對補助金,大專院校的配對補助金計劃已經推行多年,幾乎成為經常性的開支,這是長期的教育投資。
為了鼓勵市民進修,持續進修的資助上限由每人一萬元增加至二萬元,為此,又有額外開支八十五億元。除了創新科技、教育外,另一項很重要的長期投資就是醫療投資,人口老化,醫療設施的需求自然增加。
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有兩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第一個十年撥款二千億元,第二個十年也預留三千億元,換言之,萬億的財政儲備中已有五千億元是預留給未來興建醫院用的。
很明顯的,創新科技與醫院發展計劃成了今年開始《財政預算案》的最大投資,當然,這些投資是很長期性的,不容易馬上看到成績。創新科技是風險性投資,沒有人知道每一項創新科技是否會成功,參與評估、批核資助津貼、稅務優惠的官員對這類創新科技的了解程度是很重要的成功與否的要素。
除此之外,人才可能比津貼、優惠更重要。過去,香港特區曾經推出多項吸引人才到香港的計劃,但是,在工會反對及重重關卡的阻礙之下,吸引到的人才非常非常少。理由是,一等一的人才是全世界爭取的對象,不一定對香港有興趣,而一般性的人才則無法通過特區政府要求極高的審查,因此,計劃成功與否,如何重新制定吸引人才計劃就顯得更重要。也許,落馬洲河套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會是一個突破,讓在河套區的創新科技企業更自由地招聘內地人才,另一個可能的突破是粵港澳大灣區的總規劃,可以提供一定的靈活度。
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不可能對香港經濟產生立竿見影的影響,但是,的確是開啟了要發展創新科技的決心,如果成功,長遠會改變香港的經濟結構。
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是財政儲備的目的,很明顯地,財政儲備是未雨綢繆,不過,未雨綢繆應該是指短期的應急,是指經濟周期中的衰退期,用過去的儲備來應付經濟衰退期政府稅收下降所面對的收支不平衡的問題。未雨綢繆面對的是雨,雨是會停的,因此財政儲備只要能應付三至五年左右經濟衰退周期的需要就夠了。財政儲備再多,也不可能用來應付未來整個經濟結構的改變,或是社會福利、稅務制度的改變所帶來的長期財政赤字。長貧難顧。

人口老化問題應以加稅解決
香港有一批人長期不斷地要求特區政府設立全民退休保障金,讓每一名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人士可以每個月領取一筆相當足夠生活的錢至逝世為止。這些人也找來一些精算師,以各種各樣的方法,假設香港特區政府從豐厚的財政儲備中撥一筆錢出來成立基金,再加上雇主、雇員的退休稅,就可以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但是,不論他們聘用的是那一位精算師,精算的結果是數十年後,整個計劃一定無以為繼,最終破產。
因此,可以說,不論再豐厚的財政儲備,都不可能長期用來支付人口老化的問題。
人口老化是全世界政府共同面對的問題,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儲備豐厚,也因此長期都有政客的眼睛緊盯這筆錢,希望用這筆錢來取悅選民,爭取選票。今年,新加坡政府所公布的《財政預算案》很有啟發性,值得討論。
新加坡政府今年財政盈餘多,政府宣布全民派「紅包」,「紅包」就是香港人所謂的「利是」,也就是說,全民派錢,派的錢不算多,所以稱為「紅包」。「紅包」又分三級,分別是坡幣三百元、二百元與一百元,依照收入來分派,低收入者分多一些。可是,在派紅包的同時,新加坡政府向全民發出一個預算,表示將於二○二一年至二○二五年間加稅,將現有的消費稅由百分之七提高至百分之九,理由就是應付未來的人口老化。人口老化是長期問題,必須以加稅來處理;今年的財政盈餘多了,是短期的喜訊,因此全民派錢。短期理財與長期理財,分得很清楚。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