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金庸獲劍橋博士 (陶 傑)

  金庸獲劍橋博士,劍橋聖約翰院長杜柏琛(Christopher Dobson)親自從英國飛來香港頒證書給他。

  當夜,劍橋院長身穿長袍,以拉丁文宣布金庸成為劍橋榮譽院士和文學博士。接下來再用英語講話,說劍橋從來不在海外頒博士學位,因為金庸成就卓越,所以破例。院長站在歷史高處,指劍橋創校五百年,共有四位榮譽院士與中國和香港有淵源,第一位是十九世紀鴉片戰爭時的外相巴麥尊,但這個人有點爭議,因為他說香港只是一個荒島。然後是港督衛奕信和駐華大使麥若彬,今天再加上金庸,都是對香港租約期滿主權交回中國期間卓有貢獻的人物。

  劍橋院長引用孟子的「五百年必有王者興」,明年,就是劍橋創校五百周年,劍橋在即將進入第二個五百年之際,多了金庸同行,可以預見,劍橋一定文星興隆,再領風騷。

虛幻小說寫盡真實人性

  金庸是中外歷史的相遇之中,空前絕後的一則傳奇。金庸出身士族世家,是中國士大夫文化至今僅存的一縷遺脈。海寧查氏家族的淵源,可早溯到康熙時期,若早生兩百年,金庸便與納蘭性德一樣是世家公子,才情富雅,但他的才華不限於填詞,而是觀察人性,則更接近曹雪芹。

  士大夫的精緻文化與品德修養,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早已蕩然無存。民國時代尚有張愛玲,但「才女」之稱,囿於中國傳統文化,即使張愛玲選擇在美國終老,卻仍沒有與美國文化交融,她的作品依然是地道的中國風味。台灣歷史小說家高陽(原名許晏駢),與金庸的身世更相仿,許家也是浙江望族,高陽對於清朝歷史典故,了然於胸,記述古人猶如親見,上百萬字也盡信筆拈來。但高陽嗜酒,不擅理財,生活風格如古代公子,常千金散盡,沉醉不醒。因為他雖然讀通歷史,卻沒有把中國歷史的人情世故應用在生活裏。他的同鄉金庸卻優於運用歷史與小說,又在虛幻的小說裏寫盡真實的人性,證盡現實世界的兇險與情仇。

  高陽與張愛玲,都是中國士大夫家族出身,中國最有才華的作者,但他們都活在中國,甚至活在古代。獨有金庸跳出舊中國的窠臼,得益於英國殖民地香港的獨特條件,他右手寫小說,左手辦報紙,把中國的古典文化與西方的電影娛樂結合,創造出舉世無雙的想像世界,且把一家華文傳媒辦成了現代企業。

應與莎劇享同等地位

  武俠小說只是一種類型(Genre),好像尊福(John Ford)拍的都是西部片一樣,武俠小說只是金庸創作選用的容器。但十四卷小說,縱橫上下千年歷史,穿越江南塞北、奇山秀水、大漠雪原,自成一個宇宙,其中俊傑豪俠,為至善至美的理想所在,頌喬峰豪邁似辛棄疾的劍影,寫令狐冲瀟灑如李白醉歌,畫張無忌細膩若李商隱的無題、溫婉纖巧如姜白石、富麗典雅似周邦彥、虛懷沖淡處與王維一脈相承。金庸小說擷取了中國文化之精華,但他對於人性、歷史、愛情的觀察,則是普世的,與莎士比亞戲劇的主題共通。如果莎士比亞戲劇已公認為人類文明共有的寶典,金庸的武俠小說卻未能有同等的地位,那麼是華文讀者的品味受到中國文化的局限,未能徹底放開懷抱,投入整個現代世界。

  金庸小說早在八十年代初在中國大陸流傳,經過文化大革命十年的精神饑荒,中國大陸的讀者追捧金庸小說,如獲至寶,連小學生也偷偷在課堂裏傳閱,廢寢忘食,因為金庸小說寫幻想、愛情、恩仇、遊戲,盡皆人性,從不故作高深,《射鵰英雄傳》裏憨厚忠直的郭靖、靈巧俏皮的黃蓉,加上東邪西毒南帝北丐,是一則色彩繽紛,忠奸分明的寓言,最適合年輕人閱讀,可當作讀金庸小說的起點。

  但最好的幾部作品,跨越不同年齡,可以伴隨讀者一生:《倚天屠龍記》的多情與迷惑,《神鵰俠侶》的情深義重,《笑傲江湖》之浪漫理想,《天龍八部》的超俗忘塵,《鹿鼎記》在嬉笑玩耍、哭笑不得之中參詳智慧。金庸第一部小說《書劍恩仇錄》,講的是反清復明,最後封筆之作的《鹿鼎記》同樣也寫反清復明。《書劍》裏的義士紅花會諸俠,都是好人;到了《鹿鼎記》裏的天地會,陳近南一夥,卻是一群庸人,可笑復可憐;其間的轉化,足以寫出一部「金庸思想體系」。

古今中外第一通人

  可惜中國傳統文化向來只重經史,兼容子集,卻把小說視作閒科。即使等到中國被迫打開國門接受西方文明,但一心只想學好槍炮技術,對於西方的人文學術、哲學思想輕輕放過,沒有心思學足。金庸先生在中國內地登陸以來,雖深受民間珍愛,但在所謂知識小圈子內,紅眼攻擊有之,虛妄曲解有之,至今不承認金庸小說是中國文化寶典,除了是「重理輕文」的餘毒,或許在心理深層,是對金庸發迹的香港,這個英國殖民地,潛意識的排斥。

  中國士大夫一早就把小說視同文學的末流,非要訓詁、詩詞、散文才算上品。小說不論哪一類,在中國文學中地位不高,譬如馮夢龍就不如蘇東坡之受推崇;曹雪芹小說寫得再好,生前從未享李杜般的詩名,成就在身後才得到肯定;戲劇更加受忽視,因為戲子形同乞丐;對文學類別,本來就成見深重,小說以武俠出之更被斥為異端。當年在課堂中、宿舍裏,從無數中學生手裏沒收金庸武俠小說的校長、教師,今天到了哪裏?金庸之名卻在時間中不朽。

  金庸獲得劍橋博士,本來已是小說家兼企業家,又復精通政治與歷史,跨越古今中西,有此第一「通人」,寧不信乎?

文章回應

回應


金庸以八十六歲高齡獲得英國劍橋大學哲學博士,劍橋院長杜柏琛親臨香港頒發證書。(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