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天下,說自處 (何懷碩)

前幾天那個下午,剛剛有一點疏爽的秋意,多年沒聯絡的老友忽來電話,一時之間興奮得談個沒完。他對時局、人生深有憂慮。我說一切都來自價值崩壞。有兩個因素造成價值崩壞:商業化與大眾化。這一切歸因於近代西方文化全球化的擴張的結果。你的憂慮不是你一個人的,乃是全球性的。世界早已一步步在劣化。我對世界非常失望,包括物質的地球,快不適人類生存了;也包括心靈的世界。一切有價值的,美好的東西都一一被摧毀,被虛無、庸俗與荒誕所取代了。他問我近年在忙什麼?我說忙得很。書畫創作較少,但讀書、思考、寫作比以前更勤。用功的態度與過去無異,只是過了古稀,比較注意休息與飲食而已。老友笑說:對世界失望,卻又用功工作,不矛盾嗎?我一時失笑:確似矛盾。但我告訴他,若轉換心機,設定不同的角度,兩者便可互為因果,不成矛盾。他說,怎麼說呢?我說:如果我們能從世界中跳離開來,遊騁於世界的邊緣、內外或上下左右,把世界作為一個客觀的「東西」來考察、審視、研究、思考;把握它的現象,追尋其本質與根源,那麼,我們的好奇心,求知的渴望,發現的趣味,就有了一得之愚的欣慰。不管世界好壞,都將使我們覺得世界的複雜豐富,知識與學問、思想的無窮與奧妙,自身的渺小與短促,而驚歎、興奮、謙卑、敏求的快樂與自得的快慰。如果我們的努力完全不為功利的目標,而是心靈的嚮慕,無所為而為,所得到的歡欣,反而使我們熱愛生命,絕不因失望而厭倦或厭世。觀察、讀書、研究、思考、寫作、創作,忙極了。一個人若只恨歲月太少,時間太快,他便給自己找到喜樂。
我很樂意把我對當代世界的感想和自處之道寫出來供參考,也盼望得到指教。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台灣藝術家。懷碩先生還為本刊賀題了墨寶:「明月當頭滿,千里共清輝」。)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