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思想,回歸常識 (曹景行--國事縱橫)

  距離中共十七大舉行,大約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由中央到地方的各種媒體都比幾個月前平靜許多,常常接連好幾天看不到重大新聞話題。但實際上,儘管中國經濟發展和國力增長舉世矚目,社會中一種對現狀和未來的不安情緒和不確定感,仍然不時浮現出來。

  筆者不久前到內地某市採訪,下午經過市內一個風景區。那裏常會聚集不少市民,打牌、遛鳥、練功、唱戲——各自成羣,悠閒中尋找樂趣。但這次我意外發現好幾個「議政」的圈子,二三十人一組,認真而熱烈地討論着當前中國的政局,有些言論相當鋒利,與周圍的寧靜環境形成強烈對比,也叫我有點吃驚。

  固然,這件事表明中國老百姓的言論自由空間比以前大了不少,議論朝政國事不再大逆不道,但從他們的議論看來,民眾對執政當局的「信任危機」不應低估。如果中共十七大主要只是解決高層的人事進出,而不能正面回應民眾的疑慮和不滿,不能有效排解因社會利益分化而積聚的民怨民憤,不能讓老百姓看出未來中國社會發展的前景,實際上也就違背了胡錦濤「六二五講話」中提出的「四個堅定不移」。

把中國變回行為正常的國家

  胡錦濤的「六二五講話」,應該就是他在十七大要宣讀的政治報告的初稿。講話之所以引起黨內外的高度關注,還因為他提出了「四個堅定不移」,特別是把「堅定不移解放思想」放在了首要地位。為什麼要這樣?外界多有揣測,但至今還沒有看到有說服力的解釋。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胡錦濤如此強調鄧小平二十九年前提出的主張,難免叫人聯想起當年的情景。新華社主辦的《瞭望東方周刊》就認為:「當此之時,中國行至戰略機遇期與矛盾突顯期的關鍵地帶,重溫解放思想的歷程,檢視往昔的精神財富,無疑可以增加我們前行的力量與智慧。」

  鄧小平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兩次主張要「解放思想」,都同堅持改革開放緊密相扣。那麼,究竟解放思想的實質是什麼,怎樣才算解放了思想呢?九月中旬那期《瞭望東方周刊》的封面文章,把解放思想解讀為「常識回歸」並且「讓這樣的『正常』成為不可逆轉的進程」,頗有見地。

  確實,那時中國改革開放所做的全部事情,無非就是擺脫毛澤東時代和文化大革命的畸形扭曲,讓老百姓過上正常的日子,把中國變回到一個行為正常的國家。學生升學要考試,農民過好日子要賣力種田,企業要有利潤和效益,人可以有七情六欲而不須「狠鬥私字一閃念」,社會運行應該既競爭又合作而不要天天搞「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公民有自由流動、選擇和追求夢想的權利,有條件的還可以到世界各地走走看看,而不應成為終身依附於某個「單位」的「齒輪和螺絲釘」。

權力必須受監督

  正如上述周刊所說:「幾乎所有在今天人人皆知、並推動中國進步的規則,都是當年經過不尋常的努力才換來的常識回歸,皆源於『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更重要的是,「捍衛常識不需要高深的理論,需要的是勇氣、膽識和高瞻遠矚」,這又非平庸之輩能夠做到。

  那麼,今天中國要解放思想,又應該如何回歸常識,需要回歸哪些常識呢?

  在我看來,起碼有這麼幾條吧:權力不能獨攬,必須要受到監督,作為執政黨的中共無論有多大本事,不受監督一定會腐敗做壞事,而監督的前提是人民要有充分的民主和自由;市場經濟一定要有相應的法治體制,權力一定不可以同金錢利益結合成為「特殊利益集團」;人有貧有富,但都應有讀書、看病、居住、打工等基本權利;經濟要發展,財富要增加,但不要把中國變成子孫後代無法生存的窮山惡水……

  說到底,所謂「科學發展觀」,所謂「可持續發展」,所謂「和諧社會」,都不需要高深的理論,都只是常識的回歸,但都需要超越鄧小平三十年前的「勇氣、膽識和高瞻遠矚」。當年文化大革命的一大「成就」,是幾乎破壞了全國所有人的基本利益,弄得誰都沒有什麼「既得利益」可以維護。但今天不同了,中國已經變成一個極為龐大的「利益共同體」,馬克思早年所說的「無產階級沒有自己的特殊利益」,早就不適用於今天中國的現實。

  下面「摘發」朋友傳給我的一個手機段子,說的是山東一省的事情。「山東濟南不平靜,年初雙規(青島一把手)杜世成,七月濟南爆炸聲,老段(人大主任)炸飛(情婦)柳海平,禍事不斷接連起,天降暴雨淹省城(枉死三十多人),八月汶河水潰堤,華源煤礦成水坑,魏橋集團事故猛,鑄鋁車間變蒸籠,可憐二百多兄弟,稀裏糊塗把命送……」其中還缺一件大事情,今年年初北京《財經》雜誌揭出了山東「魯能」集團七百億資產違規低價出售,至今未見處置結果。

  而且,以上所有非正常事情背後,都有這種那種大大小小特殊利益在作怪,有的還牽扯到北京,最高領導者會不知道嗎?一個山東就如此,全國各省市加起來又如何呢?再說什麼腐敗「只是少數人」,再說什麼「已採取有力措施」,那就有點自欺欺人了。起碼在國務院部局級官員中,已經下馬的就不是一個兩個。

  解放思想、回歸常識,真的要做到「堅定不移」,必然要經過許多場惡鬥,必須拔除許多個根深柢固的利益集團,這又談何容易!如果今天中共開十七大之時仍然缺乏必需的「勇氣、膽識和高瞻遠矚」,又如何向人民交代、向歷史交代?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