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動心靈的凝望 超時代深邃隱喻──艾軒的畫藝與結緣(季玉年)

那一天的下午,艾軒打電話給我,說他賣出多年的一張早期作品《有志者》在北京嘉德拍賣行上拍。這張作品畫的是一位殘疾知青少女支着拐杖站在圖書館裏看書,她專注沉浸在對知識的渴求中。那年正是改革開放初期,恢復高考不久,這張作品是在反映時代背景,年輕人希望通過高考改變自己的命運。艾軒用最樸實和真誠的藝術語言表現對人性的關注,引發觀者的共鳴。這作品也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傷痕美術的重要代表作。以特定時期平凡人物真實心理的刻劃,成為整個時代的心理寫照。在看似平靜的藝術着事中,透露出時代的反思精神。
《有志者》參加了第二屆「全國青年美術工作者作品展覽會」。第一屆展覽會是在一九五七年舉辦,是中共在一九四九年建國後於國內的第一代青年美術家重要的比拼平台,藝術家們非常重視;但其後政治運動不絕,藝術受到抑制,直至二十三年後的一九八○年,才舉辦第二屆全國青年美展。當年正值改革開放初期,青年美術家從極左文藝思潮的禁錮及文化大革命的束縛中解放出來,紛紛把最好的作品送到北京評選。參展作品總數共五百四十四件,於一九八○年一月十至十六日,由全國二十九省市、自治區和中國美術家協會等地的代表進行了評選。《有志者》獲得了二等獎,艾軒也由此嶄露頭角。作品並於二○○八年在荷蘭格羅寧根博物館(Groninger Museum)主辦的展覽「以牆為箋:八十至九十年代的中國新寫實主義和前衛藝術」(Writing on the Wall: Chinese New Realism and Avant-garde in the Eighties and Nineties)展出。拍賣行給《有志者》的估價是人民幣七百八十萬至九百八十萬,艾軒認為太高,估計會流標,但最後以二千四百三十八萬連佣金成交。
我們二人在電話裏聊着當年中國文藝界的情況和這張作品的歷史意義,也勾起我的回憶。
中國自一九七八年改革開放後,中港兩地在經濟和文化的交流也逐漸活躍起來。我自小在香港接觸的藝術多為近現代水墨或西方二十世紀名家油畫,對建國後的中國當代藝術發展感到好奇。最初的資訊是來自閱讀朋友訂閱的《江蘇畫報》和《美術》刊物,對藝術家的了解是通過刊物裏的展覽報道、藝術家的訪談錄和文壇要事。

經典就是最時尚的
建國後,北京的美院教授大部分是來自蘇聯或留蘇的,風格審美觀都以蘇派為主。體制內倡導藝術是為人民服務,題材多是歌頌工人的勞動和描繪老百姓幸福喜悅的生活,顏色總是光亮喜慶的紅色調子。當時有一批年輕藝術家不隨主流,單純追求在藝術創作上的滿足和愉悅。艾軒是其中的一位,他從不抓耳撓腮,東借西學,也不跟潮流走,只是用心地去完成他每一張作品,他一直認為「經典就是最時尚的」,好的藝術作品都得有自身獨特的規律、節奏、審美形式和隱喻。最難得是他貫徹自己的想法,沒給潮流影響,一直以他獨有的寫實手法去表達感情和人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