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裏的兩條河(胡燕青)

我童年時,長輩談肇慶,我撿拾零碎,以為肇慶只有七星岩。後來親訪,始知肇慶最叫人難忘的原不是翠湖與山石,也不是雕塑大師潘鶴的傑出作品,而是沿西江伸展九點二公里的羚羊峽棧道。用腳描出河道的鈍角,是大享受。羚羊峽古道最早由西江的縴夫踩踏而成,每一步都是逆水「行」舟的血汗和呼喊。此道古代連通兩廣,上世紀中荒廢了。修復後幾年前重開,大受歡迎。
走此棧道,要麼往東,要麼朝西,開步前得選定在上午還是下午起行,否則陽光刺眼。此路平坦易走,居高臨下,當發現江面寬敞而水質清柔,青山對出見流雲活潑,航運頻繁說江速合宜。夕陽稀薄,江面一片金黃,暮色未至已先鍍上隱約的粉紅,有一種高雅而又繁華的氣質,江上每一艘小船都連接大都會燈火的呼喚。
珠江之為中國三大河之一,全因西江水域。西江是全國第二重要水道,僅次長江,此道平靜安穩、載舟有力。這龐大水系源於雲南,古稱鬱水。「鬱鬱蒼蒼,若在雲中」,使人浮想聯翩。漢、魏、南北朝時期的鬱水包括現今廣西的右江、鬱江、得江及廣東的西江。水深鬱而不凝滯,立於古道之上,讀江如讀事的古詩,令人心曠神怡。
廣東省另一大河,不在粵西,而在粵東。那就是流經潮州的韓江。中唐時候,韓愈於此執政八月,成績斐然,是以此水不再用員江、惡溪、鱷溪等舊名,改稱韓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