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耶魯大學(二首) (齊益壽)

  謝孫康宜教授展示所存張充和前輩題簽墨寶並引領觀賞其所書「東亞圖書館」五大字橫書匾額

  憶昔在燕京,相逢話平生。不諱家橫禍,識君真性情。娓娓說六朝,耿耿耀秋星。充老善題字,賴君編注鳴。我欲睹真跡,竟蒙垂清聽。為我展所存,燦燦珠玉盈。更入東亞館,赫然見巨靈。五字橫匾額,中有圖畫形。字外復有字,閃爍若流螢。題字能如此,且喜又且驚。乃知言寄託,不獨比興營。點畫筆墨間,何意不能成。妙書最娛神,且充座右銘。感君相引領,照我以燈檠。

  二○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作於美國康州,八月十五日修訂於台北

  偶讀張充和前輩詩有感

  我愛充老詩,遙與柴桑盟。平淡能深婉,自然復純精。「選勝」到「隨緣」,心恬物自輕。「但求生意足」①,籬瓜何亭亭。「冷淡存知己」②,無聲勝有聲。曲韻墨香中,流水日夜征。燦然山花發,蒼茫孤月明。天地靜無言,春鳥時相鳴。

  ①張充和《小園八》詩:「當年選勝到山涯,今日隨緣遣歲華。雅俗但求生意足,鄰翁來賞隔籬瓜。」
  ②張充和《七十壽誕自撰聯》:「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二○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作於美國康州,七月十二日修訂於台北

 

(作者是台灣文史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