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履行承諾  才能突破困局 (劉慧卿)

  香港的困局源出於中央政府沒有信守承諾。

  人大常委會早於二○○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決定「二○一七年行政長官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但「八三一決定」卻為普選訂出重重限制。人大常委會於二○○七年決定香港人可於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因此中央是有十年時間履行此莊嚴承諾。可惜,北京將機會一一放過,更導致社會嚴重對峙。回首五年前,民主黨於二○一○年嘗試突破當時的政改困局,提出一人兩票的改良方案,讓政制行前一小步,滿足了《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有關循序漸進的要求,中央政府亦因此宣布香港可以於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之後普選所有立法會議員。

  回顧當時的政改進程,筆者深感通過方案得來不易。當時政改處於困局,時任黃大仙區議員胡志偉在黨內提出修訂當局的建議,將當局建議的五個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由四百多名區議員互選五名立法會議員,改為由所有不屬於功能組別的選民(約三百萬人)投票選出,這五個議席後來被稱為超級區議會議席。胡志偉的建議獲民主黨接納,並向北京提出。筆者要強調,當時並不是討論普選,只是讓政制行前一步。時任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於二○一○年七月七日發表了「民主黨六人小組報告」,詳細交代與中央政府商討的過程。民主黨於五月二十四日向北京提出胡志偉建議的方案。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卻於六月七日宣布不接納民主黨的修訂。同日下午,時任人大副秘書長喬曉陽亦在北京會見記者,指民主黨方案違反《基本法》。事情於六月十四日峰迴路轉,前律政司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向傳媒表示,民主黨的方案沒有問題。六月二十日中央政府宣布民主黨的改良方案是符合二○○七年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民主黨於六月二十一日召開特別會員大會通過支持修訂方案,民主黨八名立法會議員於六月二十五日的立法會會議席上,投票支持通過政改方案。

  民主黨六人小組報告亦表明對於二○一七年的行政長官選舉和二○二○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央應就實行真正的雙普選作出澄清和保證——包括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不設過高的提名門檻及任何形式的提名預選或篩選;而二○二○年的立法會普選是普及而平等,確保廢除功能組別的特權制度。民主黨對此一直堅持至今,沒有改變。

二○一○前行一步 反遭夾擊

  在二○一○年通過政改方案前,民主黨提出,通過政改方案後,北京應與泛民主派維持溝通,並且應以一次過立法的方式,徹底解決政改爭議。但是,方案通過後北京再沒有與民主黨溝通,一次過立法的建議更被束之高閣。

  當時的民調顯示,民主黨支持政改修訂方案的決定獲得廣大市民支持,民望更是各個政黨中最高,據中文大學傳訊及公共關係處於二○一○年八月五日的「『政改』通過後政黨支持及社會共識民意調查」,佔百分之十五點八。(編按:第二名是公民黨,佔百分之九點五;第三名是民建聯,佔百分之九點一。)但是,筆者風聞本地左派和中聯辦對中央政府在最後關頭改變主意,接納民主黨的修訂建議深表不滿,加上一些打着民主旗號的團體獲得內地的支援,瘋狂抹黑和狙擊民主黨,而民主黨更錯誤地決定對這些攻擊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令黨的聲望下挫。

若接受方案 將難取消功能組別

  人大常委會於二○○七年許下承諾,香港人可以於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雖然選舉有多種形式,但普選是有客觀標準,不能指鹿為馬。特區政府在宣傳政改時,總是說由幾百萬名選民以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比由一千二百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好。但官員卻從不說明委員會是如何產生。為何只有二十多萬名選民有權選出選舉委員會,而超過百分之九十五的選民卻被拒於門外?為何漁農界一百五十個團體,卻可以超比例地擁有六十個委員會議席?為何容許公司票和團體票繼續存在?民主黨認為由小圈子產生的一千二百人提名委員會,是只會批准北京可以接受的人成為候選人。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亦承認,只有建制派人士可以成為候選人,民主派極其量只能成為造王者,試問這樣的一人一票選舉又怎可以稱之為普選?

  共產黨機關報《新華日報》於一九四四年二月二日發表《論選舉權》文章,清楚表明「如果事先限定一種被選舉的資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選人,那麼縱使選舉權沒有被限制,也不過把選民做投票的工具罷了。」特區政府根據「八三一決定」提出的方案,正好示範了如何把選民當做投票工具。

  如果香港人接受假普選方案,願意「袋住先」,他日中央履行於二○二○年普選立法會的承諾,定會照板煮碗,由該組別提名數位候選人,再交由選民以一人一票選出,這便是普選功能組別。因此,若我們接受現時的方案,日後想取消功能組別就難上加難。

政府製造虛假民意 於事無補

  既然普選是有客觀標準,中央和特區政府是絕對可以制訂一個符合《基本法》和國際公約的行政長官普選制度。民主黨去年曾向當局提交三軌方案(即政黨提名、經民主化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和公民提名),而只要政府採納其中一軌,都可以令方案符合《基本法》和國際公約的要求。令人遺憾的是,政府提出的方案卻是不合理地限制市民的被選權,因此民主黨不能接受。

  如果中央政府堅持不動如山,不肯修改或撤回「八三一決定」,而特區政府繼續引用民調、簽名和高官落區等活動製造虛假的民意,將於事無補,政改方案更必定會在立法會遭否決,香港的管治困局不但不能解決,情況更會惡化,到時可能應驗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預言和林煥光的警告,香港將不能管治,萬劫不復。

  (作者是香港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