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南社點將錄 (汪夢川)

南社(一九○九—一九二三)為清末至民初規模最大之文學社團,社友總數接近一千二百人,其中頗不乏政界大老、學界巨擘以及文藝界風雲人物,在民初社會之影響甚巨。然而社友既多,則其中之龍蛇混雜自不在話下;加以世易時移,頗多社友之事跡及作品如今早已塵封湮沒,如何讓後來人自芸芸社友之中,略識南社之風采,於是乎有南社點將錄出。
按點將錄之為體,亦傳統人物評騭之流風餘習,而直接淵源,厥自《水滸》。洎《水滸》創為梁山好漢排座次,一百單九人(含晁蓋)皆上應天星,各有星名、綽號以冠其姓字,極盡描摹刻畫之能事,而後據此附會之作乃層出焉。如明末閹黨所製《東林點將錄》,直一黨人碑、黑名單耳,無關乎文學。至清舒鐵雲作《乾嘉詩壇點將錄》,創為文壇批評之體,謂之乾嘉詩史亦不為過;近代以來則有朱彊村《清詞壇點將錄》、汪國垣《光宣詩壇點將錄》,尤以錢仲聯所作系列點將錄最稱大觀,可謂踵事增華;今人尚有學林、印壇等諸點將錄,亦各具面目,不一而足。
有關南社之點將錄亦早有先例。柳亞子甲寅(一九一四)間集社友於鄉里舉「酒社」,遂有《酒社點將錄》之作,惟以人數不足,僅列天罡三十六人(外例增晁蓋,實三十七人),此不過友朋之間戲謔之作而已。又甲戌(一九三四)陳去病追悼會,與會者恰一百零九人,柳亞子遂編為《南社點將錄》,其天罡三十六人已雜有新南社成員,而地煞七十二人則大多非南社社友,致榜單名不副實;況與會社友未必皆為菁英,則重要頭領必有分派失當,如柳亞子妻鄭佩宜竟被點為天罡星玉麒麟,凡此種種,皆不能令人滿意。

錢仲聯重人輕文
其後錢仲聯為撰《南社吟壇點將錄》,自云:「今去南社之結束已七十年,以門外之人而試為點將,於一千一百餘人之社員中,選擇一百零八員入錄,其失當必然難免,聊存余稍符客觀之一家言而已。云『吟壇』,指詩、詞作手,小說散文家以及書畫家中不工詩詞者不在內,以詩、詞標宗趣,雖有部分政治風雲人物入錄,要亦取其吟事之成就也。新南社成員未參加舊南社者不錄入。」錢氏為前輩學者,於詩詞造詣甚深,又熟諳近代文學,然其《近百年詩壇點將錄》,僅以散文略述其事跡,詩贊皆闕,未免有負創作之長;《南社吟壇點將錄》則輔以詩贊,雖無特別說明,而褒貶自在其中,實在頗可玩索。如錢氏雖自云「雖有部分政治風雲人物入錄,要亦取其吟事之成就」,實則仍然不免重人而輕文,如其點宋教仁為「大刀關勝」、葉楚傖為「豹子頭林沖」,其實二人之「吟事成就」在南社詩人中皆無甚特出,豈能高踞五虎將之席?而南社黃興、汪精衛,若以名位與詩之造詣而論,皆不在宋、葉之下,而《南社吟壇點將錄》僅點黃為「混江龍李俊」,汪則未列名。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文學博士,任職於南開大學文學院。)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