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民間歷史 (潘耀明)

  最近走了一趟四川,主要目的之一是踏勘抗戰時故宮文物南遷樂山安谷和峨嵋的路線。後來又聽說安谷有一個「戰時故宮文物南遷史料陳列館」,特地跑去參觀。

  這個館是由一位農民企業家王春聯自發投資三千多萬人民幣建成的。

  這是屬於民間的,也因為屬於民間,反而可以還原歷史的真正面貌。

  組織故宮文物南遷是國民政府。因為政治原因,這段歷史在內地一直被埋藏在地下,直到近年才浮出水面。

  故宮文物南遷,始於一九三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山海關失陷後,故宮博物院理事會決定將故宮部分文物分批運往上海,暫存上海法租界。後來又由上海運往故宮博物院南京分院。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後,南京分院的文物又分三路運往四川,巴縣存八十箱,峨嵋縣存七千二百八十七箱,樂山縣存九千三百三十一箱。一九四六年三處文物先集中於重慶,於一九四七年運回南京。

  這批珍貴文物,共達一萬三千多件,經過漫長而崎嶇的跋涉,途經湖北、湖南,再輾轉到貴州的貴陽、安順,然後運抵四川樂山、峨嵋秘密保藏,其間走過千山萬水,歷經整整十年。這批文物運回南京,幾無缺失,其保安之嚴密,運輸之周全,可謂人類歷史上的奇迹!

  為了和白蟻、鼠患、霉濕作鬥爭,文物需要定期晾曬,每一次晾曬都要有專家在場,有衛兵把守,有幾個人簽字。

  隨故宮文物南遷,共有二十位故宮人員日夜伴隨,其中包括馬衡、莊尚嚴、那志良等十位故宮專家。他們為了保存文物的完整,把全部生命都擱上去了。

  建樂山南遷紀念館的王春聯,為表彰這十位故宮專家的功績,特為他們塑立銅像。

  故宮文物承載了中華五千年的文明,正如有識之士所指出的:「國家滅亡後,有復國之日;中華文化一斷,則無補救之舉。」①世界最古老的瑪雅文明之湮滅便是一例。

  然而這段歷史,卻是由一位樸實而吶吶的農民保存下來。

  這個紀念館與政府斥建的其他紀念館不一樣,是免費公開的。王春聯一介農民,保存了人類文明史上極珍貴的一頁。

  說起民間的歷史,年前我還參觀過四川建川博物館。這個最具規模的博物館(共有十五個大型博物館,還在擴建中),是由一位叫樊建川的退伍軍人興建的。博物館除了有配合官方口徑的抗日戰爭館外,還有一個「國民軍正面戰場館」,肯定了國民政府軍在抗日戰爭中的正面戰場所建立的功勳。

  博物館還樹立了一百位抗日戰爭將領的銅像,除了中共將領,還包括蔣介石等國民軍的將領,為世人展現了抗日戰爭歷史真實的一面。

  巴爾扎克說:「歷史有兩部:一部是官方的,騙人的歷史,做教科書用的,給王太子念的;另一部是秘密的歷史,可以看出國家大事的真正原因。」②歷史真相之所以沒被湮沒,因為除了官方的歷史,還有「秘密的歷史」。「秘密的歷史」存在民間,古有司馬遷的春秋之筆,今有像王春聯、樊建川等民間人士對歷史真相的堅持和執着,真正的歷史才沒被抹殺。

  注:

  ①章劍華:《承載》,人民文學出版社,二○一○年十月

  ②巴爾扎克:《幻滅》

(作者是本刊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