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割斷歷史?(胡化)

  最近一家出版社申請再版李銳的《廬山會議實錄》,被中共審查機構以政治傾向有問題為由,內部通報不准再出版。

  一九五九年召開的廬山會議,本來的議題是糾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中的「左」。會議期間,彭德懷上書毛澤東,溫和地提出要防止小資產階級狂熱性,引起毛的震怒,於是扭轉會議方向,改糾「左」為反「右」,把彭德懷等不贊成大躍進的高級領導人打成反黨集團,時任毛澤東秘書的李銳也被打成這個反黨集團的成員。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劫後餘生的李銳獨家保存了廬山上毛澤東召開小型會議的記錄本,並據此寫成《廬山會議實錄》一書。此書真實披露毛澤東的帝王術和劉少奇、周恩來及幾位中共元帥在此事件中為虎作倀的細節,一九八八年出版以來,引起國內外讀者高度重視。欲了解中共高層架構和運作機制,此書早已成為公認的必備讀物。

  有趣的是,被視為「左王」的胡喬木,是出版此書的支持者。李銳在八十年代初中共數千名高幹討論《中共中央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時,提到手裡有廬山小型會議記錄本,胡喬木建議他寫書。李銳完成此書後,胡也為它的問世開了綠燈。胡喬木是中共黨史學的奠基人,以粉飾中共黨史見長,尚且能對此書網開一面。不料胡喬木作古之後,中國新聞出版的口子愈收愈緊,連《廬山會議實錄》都不允許再版,可見如今的中共文宣部門氣量還不如胡喬木。他們限制此書再版,其意無非是不讓新一代讀者了解毛澤東和中共其他領導人這一段並不光彩的過去。一場大躍進,中國非正常死亡三千萬人以上,廬山會議是其中的關鍵一環。而中共為了營造眼前的昇平景象,寧願讓世人忘卻歷史的教訓。

  日本右翼勢力篡改中小學歷史教科書,淡化侵略罪行,引起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亞洲國家的抗議。然而,右翼傾向的教科書佔份額有限,日本青少年如果有意了解戰爭真相,並非沒有其他教科書可供選擇。中國出版業實行國家壟斷體制,《廬山會議實錄》也好,其他披露歷史真相或說真話的書也好,只要中宣部點名,全國幾百家出版社誰也別想再有動作。

  今年八十八歲的李銳對此十分無奈。最近,他在紀念五四運動八十六周年的座談會上發了一通感慨﹕「我們現在的國家沒有言論自由,至少對我李銳沒有言論自由。所以我今天的感想,還是一個根本的言論自由的問題,就是馬克思講過的﹕『專制制度使人不成其為人。』」難怪有人說,現在中共倡導和諧社會,「和」者「禾口」,人人有飯吃﹔「諧」者「皆言」,人人都說話。只有飯吃,不能說話,這個和諧社會終究是殘缺的。

文章回應

回應


一九五九年七八月舉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和八屆八中全會(即廬山會議),本來的議題是糾「左」,彭德懷的上書引起毛澤東的震怒,於是扭轉會議方向,改糾「左」為反「右」。圖為廬山會議情況(《文化大革命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