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敢豪賭美國與中國全面「脫鉤」?(曹景行)

六月初中美貿易戰進一步升溫之時,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主編王豐注意到推特上的一段文字:「中國反擊特朗普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撤銷博彩大亨Sheldon Adelson的澳門賭場牌照。」他認為「這個想法有意思」,因為澳門金沙集團的老闆謝爾登.阿德爾森,正是美國共和黨的超級金主,更是特朗普的密友,又是鷹派旗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的大後台。
一個星期之後,香港英文《南華早報》刊登了原總編輯王向偉的專欄文章〈中美貿易戰會波及澳門博彩業嗎?〉,指出阿德爾森夫婦在美國媒體上素有「特朗普首席捐款人」之稱,送給特朗普的政治捐款起碼有兩千五百萬美元,對特朗普政府的決策一直有很大影響力,包括力主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
作者還注意到,澳門另一家賭業集團永利則屬於美國拉斯維加斯賭業第一巨頭史蒂夫.韋恩;去年他因受到性騷擾指控被迫退出,同時也辭去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財政主席一職。這些年來他對共和黨慷慨解囊,辭職後同特朗普仍然關係密切。

澳門賭業「送錢給美國佬」?
澳門二○○六年就超越拉斯維加斯成為全球最大賭城,如今在賭業方面更是遙遙領先,世無對手。只是六大經營者中,美國資本控制了兩家半,更佔去全部賭業收入的六成左右。賭業興旺給當地政府提供了豐厚的稅源,同時也讓大筆利潤流入美國老闆口袋,有統計指,直到去年底為止的十來年,美資賭場從澳門總共獲利超過一千八百億元,高峰時期有家賭場一年就獲利二百億元之多。
自從二○○二年澳門賭業對外資開放,輿論就有「送錢給美國佬」的非議,甚至從北京也傳來一些批評聲音。所以當這六家上市公司二○二○到二○二二年都陸續面對賭牌到期問題時,能否順利續牌成為一大變數。尤其對美資公司。恰在此時中美之間爆發貿易衝突,去年底香港媒體就開始猜測美資續牌會不會更添變數。
但當時沒多少人會料到,世界上最大兩個國家的這場貿易戰會打到今天,而且越來越激烈,出手越來越重,刀刀入肉見血。既然如此,澳門賭業有可能避開戰火延燒?筆者早先在微博中曾提出:「那幾家美國老闆是否也想跟着你們的特朗普總統賭把大的?」王向偉在《南華早報》的專欄中則預料,即使美資賭場得以續牌,北京也可以用種種辦法讓它們日子難過。
當然,最後結果要看中美貿易戰何時收場、如何收場,會不會逢凶化吉。從澳門美資賭場的處境可以引出另一個問題:美國能夠與中國全面「脫鉤」嗎?這些年美國國內出現一種要同中國全面「脫鉤」的主張,以為中國經濟突飛猛進就是因為佔了美國的便宜,不僅賺了大筆貿易順差,搶走美國人無數工作機會,還盜竊大量美國先進技術和專利,結果讓美國變得越來越弱、越來越窮。
特朗普在二○一六年競選中不斷用這樣的論調贏取支持,入主白宮後身邊更聚集了一堆從各個方面敵視以至仇視中國的極右翼分子,「脫鉤」論成了他們對華決策的核心;不斷揮動的高關稅大棒,只不過是用來切斷與中國經貿聯結的武器,最終目標則是堵死中國強大之路,讓美國「重新偉大」。
這幫對華鷹派人物近期的種種言論和作為,與上個世紀美國對蘇聯發動「冷戰」、推行「圍堵」越來越相似,與那時大規模搜找和迫害「共產分子」的「麥卡錫主義」越來越接近,而且有日趨瘋狂之勢。但他們可能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向背後金主不斷拿取的政治捐獻中,竟然有一部分源自中國。
以他們的狹隘眼界和頭腦,可能只會對中國賺美國的錢耿耿於懷,而無法搞懂背後物與錢的流向及循環。確實,中國每年對美國有巨額貿易順差,中方說是兩千億美元上下,美方數字是三千多億美元。這筆錢中,大約四分之一彌補了中國在服務貿易方面對美國的逆差,尤其中國國民用於赴美旅遊開支和讀書學費上。
至於剩下的錢,過去許多年中國持續購買美國國債和企業債,成為三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的主體,目前總額大約已到兩萬億美元,包括一萬一千多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也就是說,中國人把辛辛苦苦做出來的好東西便宜賣給美國人享用,換來的錢除了購買美國貨和到美國旅遊、讀書,剩下的一大部分又借還給美國,讓美國人得以長期享受較低的資金利率和借貸成本,花得起「便宜錢」。
還有一部分中國資金,又會以或明或暗的各種渠道流回美國,包括各種私人投資,如購買房地產,也包括到澳門賭場輸錢。從統計資料看,每年到澳門的遊客超過三分之二來自中國內地;從賭桌邊的實際情況看,中國面孔比例可能更高,出手也更大方。可以說,澳門美資賭場每年贏得的幾十億美元純利,主要就來自中國客。
現在的問題是,憑什麼要把這一大筆錢送給美國賭場老闆,讓他們去資助特朗普和共和黨右翼勢力,回過頭來再跟中國過不去?如果特朗普同他的人馬一心要同中國玩「脫鉤」,這筆澳門的「賭賬」也到了結的時候了。

中美關係割裂與否
中國其實並不想同美國「脫鉤」,也不相信美國真能做到同中國「脫鉤」。習近平前不久訪問俄羅斯期間就表明中美間已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也很難設想中美全部割裂開,我想,那種情況不僅我不願意看到的,我們的美國朋友也不會希望看到,我的朋友特朗普總統,我相信他也不願意看到」。
這等於是向特朗普喊話,給他一個下台階,關鍵還在特朗普要不要,另一關鍵還看明年美國大選。如果對中國的高關稅反過頭來損害了美國自身利益,如果中國接連不斷的反制措施打疼了美國,讓特朗普擔心選票流失,他或許會同中國和解;但如果對中國進一步加強制裁有助於特朗普鞏固「白人窮中產」的支持,他一定會不顧一切把中國繼續當作攻擊目標。
前一階段中美貿易談判美方拿出的提案當中,一些核心內容顯然是強人所難,北京理應不會接受;如果美國堅持不改,最後雙方翻臉是大概率的事情。但至少中國得到了大半年的緩衝時間,可以逐步統一想法,認清現實,做好相應準備。浙江一位企業家說,他早就同美國經銷商講明白,一旦特朗普對中國產品正式加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他最多只承擔百分之五,另外百分之二十必須由對方轉嫁給美國消費者,也就是對美出口加價兩成。他相信美國人不可能不用他企業的產品,但也把幾條生產線轉移到了越南等地。
中美衝突當然最好能夠和氣收場,世界其他國家越來越擔心特朗普再鬧下去,難免弄出又一場全球危機。中美即使能夠就貿易戰達成停火協議,兩國關係已經大不一樣,而且再也不可能回復到早先的格局。美國方面這兩年不斷強調,對中國的不滿已經成為跨黨派舉國共同意識,現在中國方面也可以告訴美國,經過這場貿易戰,中國內部對美國也已經形成某種共識,對多數中國人來說,美國曾給他們一定程度的好感,已差不多蕩然無存。中國人開始全面重新認識美國,只是很少人還會帶有崇尚的心態。
在世人眼中,今天特朗普的美國變成了一個不講信譽、胡亂作為的超級大國,一個任意拋棄國際規則、處處把自身利益置於人類共同利益以及他國利益之上的強權國家。中國已經做好同美國長期較量的思想準備,預期朝鮮戰爭期間的「打打談談,談談打打」將成為中美關係的新常態。即使美國無法同中國完全「脫鉤」,中國也一定會從各方面拉開同美國的距離,盡可能不再受制於美國,最終可能令兩國間處於某種半「脫鉤」狀態。
未來中美關係的高度不確定,必然影響到整個世界,但「冷戰」畢竟不是「熱戰」。特朗普的美國看來處處惹是生非,其實卻是處處力不從心,一個委內瑞拉的馬杜羅拖到今天還解決不了,又如何可能全力對付中國?同樣,特朗普的作為也驅使中國加快內外政策的全面調整。表面上經濟發展速度可能放慢,但只要把失業率和通脹控制在當下的水平,老百姓能夠過日子,中國就有能力同美國持久周旋下去。
相比之下,中國當前最重要的是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倒退決不是出路,民心不順一切都無從說起。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