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包辦人類救贖? (王鼎鈞)

  人並不是為了下地獄才到這個世界上來,宗教救贖應該為全體人類而設計,得救的人、得渡的人應該是大多數,是絕對多數,甚至是全部。

  可是每一家宗教都有局限,都有所不能。佛教說,他只能渡有緣的人,基督教說,得救的人只能是少數(他稱為餘數)。

  為全人類的救贖設想,這兩大宗教加起來,可以救更多的人,你不能救的我來試試,我不能救的你來試試,這兩大宗教只能相加,不能相減。他們一加一大於二,一減一小於零。基督、佛陀,都是到世界上來救人的,兩個人要先打一架,先分出勝敗來,豈不荒唐?

  慈悲的宗教家!你們誰也不可以把對方的信徒一律判處死刑,如果你們互相宣判對方死刑,結果豈不是大家都死?豈不是宗教給我們的是一條死路,不是一條活路?我們又何必要有宗教?

  全人類的救贖,由一教一派包辦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詛咒不信的人,設計一種情況嚴厲的懲罰他們,你反而暗中得意,這個時代也過去了!恕我直言,有人不肯信教,原因很多,教義有缺點,宗教組織有缺點,傳教的技術有缺點,傳道弘法的人的人品有缺點。這麼多人不信教,並不都是他們的罪,其中也有我們的罪。在某種程度上,信教的人傳教的人誤了他們,絆倒了他們,我們的罪比他們大。對不信的人,要體諒、要理解,要說我很抱歉。

  佛教、基督教有共同的弘誓大願,兩路分兵進咸陽,人類有了佛陀,又有了基督,我看是好的,我不羨慕只有一種宗教的國家,如果只有一種宗教,無論你多麼完善,多麼圓滿,究竟還是有很多人不滿意,人民沒有第二個選擇,那樣的國家容易產生無神論,對一家宗教的失望,就變成對全部宗教的絕望。

  一個基督徒,他寧願社區裏多了一個佛教徒,不願意多了一個無神論者。我想佛教徒也是一樣。胡小林教授有一段話,他說:「當年有神論賦予人們諸多禁忌,還有血緣、親緣、地緣關係的制約,個人力量面對大千世界的無奈,這些因素都限制了人性惡的釋放。當今社會,人們經歷了破除迷信運動的殘酷洗禮,思想過度解放,不再敬畏天道,傳統禁忌被當成笑料,而異地創業又消解了人際背景,科學技術放大了個體的能力。這樣一來,不僅作惡變得司空見慣,而且小惡隨時都能夠膨脹為大惡。」

  有人說佛教比基督教好,有人說基督教比佛教好,這何必爭論,一個人信教並不是去信最好的,他信對他最適合的。你進百貨公司是去買最好的東西嗎?你是去買對你最合適的東西。你娶老婆是找最好的女子嗎?戴安娜算是最好的了吧,她來敲我的門我也不敢開,因為她對我不適合,非常非常不適合。我選擇了基督教,因為基督教對我適合,我尊重佛教,因為佛教對別人適合。

  佛教、基督教可以互相消滅對方的死角,互相收容對方逃學的學生,他們可以互相是對方的另一半,即使他們互相是對方的反對黨那也很好,他們是忠於蒼生忠於黎民的反對黨,就像美國有共和黨民主黨,都忠於美國人民,英國有工黨保守黨,都忠於英皇陛下。你別說我有佛教,不需要基督教,我也別說我有基督教,不需要佛教,你我不需要別人需要,你要給別人留着,說不定也是給你我的子孫留着。兩大高級宗教並存並行,是中國人的福分,我們要有智慧,使兩種福分相加,不要使他們互相抵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