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改動《新聞聯播》? (曹景行)

  六月上旬幾乎同時發生的兩件事情,與北京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都直接相關。一是這個節目的首席男主播羅京因癌症病逝,萬人送殯,各地媒體、互聯網一片哀傷、讚美之聲。筆者六月十日參加上海電視節一項華人主持人頒獎活動,也因此變得氣氛低沉。相信這些沉痛哀傷都出自真誠,源於觀眾和同行對羅京的喜愛和尊敬。

三十年來一成不變

  但與此同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俞國明一句「《新聞聯播》要做出很大的調整」,立即在網上和媒體上引發如潮議論,意見之多似反映出中國觀眾早就希望看到不一樣的《新聞聯播》。這兩件事,恰好代表《新聞聯播》節目兩個不同的側面:觀眾再怎麼對它不滿,它仍然是當今中國最重要的電視新聞節目,甚至被視為中國的代表,正如羅京有「國臉」之稱。

  尤其在內地省份的農村鄉鎮,《新聞聯播》仍然代表了北京的聲音;據說不少農民或中小企業家每晚七點必看,用它來檢驗當地「土政策」是否符合中央精神。但在比較開放的城市和沿海地區,尤其是有一定文化程度的年輕民眾,已越來越不看重《新聞聯播》,甚至到了不屑一顧的地步,反以「只看鳳凰衛視新聞節目」為時尚。

  首先因為,三十年來《新聞聯播》主要提供的是官方新聞,領導人活動、會議、政策宣講佔了半小時節目內容的一大半,有些固然重要,也有些連新聞都談不上,總體的信息量既小又偏。央視也不是沒嘗試過改變,一九八六年美國太空梭「挑戰者號」爆炸,新聞主管壯着膽子把這則新聞放到《新聞聯播》頭條,打破了國際新聞從來只能放在最後五分鐘的戒條。但到了二〇〇一年的「九一一」事件,央視卻受到約束不能做直播,把機會白白送給了鳳凰衛視,吃了違背新聞規律的苦頭。

為當政者而設計

  改革開放三十年,中國各方面都發生巨變,但《新聞聯播》就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一樣,成為變動最小、最穩定的東西。說到底,《新聞聯播》和中國各地電視台黃金時段新聞節目,都是為當政者的需要而設計的,處處都需與官場結構精密對應,不能有一點兒偏差。時間長了,外界也把它當作分析中國政局內情的線索,有時難免鬧出笑話。就如一九八六年胡耀邦下台時,播這條新聞的男主播臨時上陣,因西裝衣領髒了隨手抓來一件中山裝穿上,外界就解讀為中國政局將趨於保守。

  在《新聞聯播》和央視及各地電視台的其他新聞報道中,不同級別官員出鏡秒數各有規定,編輯剪片時須掐着時碼來計數,時間長短與相關新聞是否重要不一定相關,一切以官大官小為唯一標準,稍有差錯,也會引發各種猜想。筆者在清華大學課堂上曾向新聞專業的學生提出一個「腦筋急轉彎」的題目:中共九位政治局常委植樹節到北京某個公園種樹,央視需派出多少組攝影記者?結果沒有人猜得出。準確答案是十組。因為九個政治局常委同時鏟土落坑,新聞鏡頭一個也不能漏掉,再有一組記者負責拍大全景。至於如此勞師動眾拍攝的片子有沒有新聞價值,觀眾感不感興趣,都不必考慮。

  俞國明教授還談到,《新聞聯播》將會改變過去的嚴肅拘謹,「變得更為親民」。但嚴肅拘謹恰恰是《新聞聯播》的特色,從主持人的形象、語調到播報風格,從一開始就融為一體,絕非說改就改得了的。九十年代出任央視台長的楊偉光,曾對央視的節目作了許多改革和突破,但就是改不了《新聞聯播》。

  當時,楊偉光不滿意《新聞聯播》的播報員不夠親切,要求他們「不要居高臨下,不要感覺在教育別人,要對觀眾有一種尊重感,有為觀眾服務的心態。」結果卻被頂了回去:「那不行,《新聞聯播》就是要字正腔圓。」後來出了八九年的「六四」事件,當時的《新聞聯播》播報員杜憲、薛飛雙雙下崗,接替他們的邢質斌等更是不苟言笑,時刻保持莊重。

  最離奇的是,《新聞聯播》開播至今,每晚出鏡的男女播報員不僅神情嚴肅,而且彼此之間從來不打招呼,甚至從來不對看一眼,有點像仇人而不是同事。中國觀眾過去敬畏中央,又沒多少東西看的時候,這種風格還能讓觀眾把《新聞聯播》當回事;但到了今天,只會把越來越多的觀眾趕跑。要問今天還有多少人每晚非看《新聞聯播》不可,大概不多了。這就是它和央視新聞當前的危機所在,也是非改不可的主要原因。

來自互聯網的挑戰

  最大的挑戰來自互聯網。今天中國民眾早已不是資訊不足,而是資訊過剩,《新聞聯播》提供的那一點點新聞實在算不了什麼,何況又製作得不太好看。可以預料,《新聞聯播》及央視的其他新聞節目如果再不改變,必定會同它的忠實觀眾一起老化。如何重新把觀眾吸引住,至少不再加快流失,應是改革的首要目標。

  但北京的主管者還有更多的考慮,那就是要讓中國的電視和其他媒體走出國界,讓世界接受中國。問題是,一個新聞節目如果連自己國家的觀眾都不愛看,有可能吸引其他國家的觀眾嗎?北京當局已經打算砸下幾百億資金,打造中國自己的國際化媒體,因此,改革《新聞聯播》和央視其他新聞節目也就有了相當的緊迫感。據說央視還打算加強新聞評論內容,像鳳凰衛視那樣組建自己的新聞評論員隊伍。

  只是,《新聞聯播》與中國政治的關係實在太緊密了,如何改、能不能改,不是央視自己做的了主的,也不是錢砸下去就可以見效。只要稍有差錯,上面怪罪下來,難免退回原樣。較為樂觀的預期是《新聞聯播》能夠在播報風格上、在新聞的編排上有所變化,變得親切一點,活潑一點,已經算是走出很不錯的一步。至於能不能對內容作大刀闊斧的改革,以當前北京決策者的心態,誰也難作定論。但《新聞聯播》的未來命運,或許就繫於這次改革的成敗了。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


《新聞聯播》首席男主播羅京因癌症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