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真話誰受罰﹗ (胡化)

  《新京報》惹不起中宣部,只好揮淚斬馬謖,結果,抄襲者受保護,揭露抄襲者受處罰。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周葉中和他的學生戴激濤剽竊王天成等人的著作被揭發之後,一直沒有得到應有的處理。今年三月十五日,王天成正式向法院起訴周葉中。五天後,《新京報》記者張弘撰寫的消息在報上刊出。這本是一則公眾關注的新聞,記者及時報道這樣的新聞,是他的本分。但沒有想到的是,消息見報後,中宣部副部長李東生親自出面,向《新京報》興師問罪,質問為什麼報道王天成起訴周葉中的消息,要《新京報》開除採寫這條消息的記者張弘。後經斡旋,大家分擔責任。該報社務管理委員會於三月二十一日作出如下決定﹕

  本報三月二十日A23版刊發《王天成起訴武大博導周葉中》一稿,違反了上級主管單位的有關精神,造成一定負面影響,受到上級領導的嚴厲批評。經調查,下列人員負有直接責任﹕蕭國良在文化副刊部內部傳達上級精神不及時,負有管理責任﹔編輯金秋未對此稿提出疑問即上版,負有編輯責任﹔記者張弘一稿兩傳,負有不按流程操作的責任﹔任世武負責當晚版面付型,沒有了解與遵守有關指示精神﹔負有管理責任。值班副總編輯孫雪東沒有最後制止這一稿子見報,負有把關責任。

  根據報社有關規定,經社委會研究,決定對相關責任人進行如下處罰﹕一、對金秋、張弘進行批評教育並分別扣罰一千元獎金﹔二、對蕭國良、任世武進行通報批評,分別扣罰一千元崗位工資﹔三、對孫雪東扣罰二千元崗位工資,並要求其在社委會上作自我批評。

  社委會要求全體採編人員引以為戒,進一步加強責任心,確保上級指示的貫徹落實,相關部門負責人要進一步完善上級指示的傳達執行流程,確保不再出現類似問題。

  這個「決定」,堪稱絕妙的文獻,將來可以載入新聞史。其實《新京報》這樣做,也是惹不起中宣部,只好揮淚斬馬謖,迫不得已。結果形成了這樣的局面﹕抄襲者受保護,揭露抄襲者受處罰。這也實在太荒唐了﹗

  中宣部為什麼一意孤行袒護周葉中﹖他不過就是經中宣部推薦進中南海,給政治局講過一次課而已。按正常思維,處理了周葉中的問題,並不丟面子。硬要壓制輿論,終有捂不住蓋子的時候。

  前些時候,南韓發生黃禹錫事件。論影響,黃禹錫比周葉中大得多,他是南韓的首席科學家,但其學術不端行為,照樣得到嚴肅的處理。南韓的政府和公眾,也曾不恰當地給過黃禹錫太高的榮譽、太多的資源,寄予太高的期望。一旦真相浮現,他們卻是絕不護短。具有這種糾錯機制的學術界,是有希望的學術界﹔具有這種糾錯機制的民族,是優秀的民族。

  相比之下,今天還看不到內地的學術界有這種激濁揚清的希望。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