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論潘耀明的新聞觀──以《明報月刊》卷首語為例(蒲俊傑、殷曉陽)

潘耀明是香港當代著名作家、編輯家、出版家,早年出生於中國內地,十歲時隨家人遷至香港。一九九一年,潘耀明接受查良鏞聘請,接手《明報月刊》的主編工作。

堅守媒體的中性價值觀
二十世紀末開始,「新聞自由」成為潘耀明《明報月刊》卷首語中的高頻詞。潘耀明提倡新聞自由,認為記者要「愛管閒事」,同時政府應健全保障記者「愛管閒事」的新聞法制。
「愛管閒事」的實質是倡導新聞從業人員要有以天下事為己任的責任感。潘耀明指出,報人自由度遠高於其他職業,這樣的高自由度使得報人可以對社會政權起到監督制約作用。同時,這種高度自由也要受到市場(讀者)、社會以及法律等的制約。
 潘耀明並不一味鼓吹西方式的新聞自由,他期待的理想狀態是新聞自由既不被濫用,也不被壟斷。他意識到,隨着時代的發展、傳媒的進步,媒體勢力膨脹會產生兩面性:一方面,媒體會增加對政府的監督力度,但另一方面,寡頭媒體越俎代庖,民眾意見經媒體過濾不能發聲,民主社會秩序會受到極大衝擊。他認為,媒體擁有的自由應當用來代替人民發聲,放大人民的聲音,起到監督社會政權、震懾社會黑暗勢力的作用,使得「人們不再受矇騙」。
《明報月刊》創刊多年無廣告刊登,銷量一路上漲,從商業發展的角度來看,是一個奇跡。與此同時,《明報月刊》創造的社會利益遠遠高於經濟利益。這與「《明報》最後一個書生」的新聞理想密不可分。(潘耀明曾笑言,《明報》前老闆于品海曾在多個場合半開玩笑地形容他是「《明報》最後一個書生」,大抵意喻他太書生氣。)自擔綱《明報月刊》以來,潘耀明一直秉持着媒體應當履行社會公器職責、發揮監督政府效用的理念。他在多個場合表示,新聞傳媒是社會公器,應當維護社會利益。
目前,社會公器私用的情況依舊存在。作為生於香港、長於香港的文化雜誌,《明報月刊》開放程度遠高於內地雜誌,可以探討政治理論、研究政治制度、評論種種政策,但絕不作任何國家、政黨、團體或個人的傳聲筒。這恰恰實現了對內地雜誌功能的補充:敢言他人之不敢言。二○一六年二月號「卷首語」〈心放正,眼睛朝下〉,潘耀明借用內地報人蕭乾的一則短稿之名,點出了內地傳媒亂象:有償新聞氾濫、新聞報道不切實際,記者心中沒有讀者只有「上頭」等。蕭乾的短稿切中內地新聞報道中存在問題的要害,但是,囿於自身所處的媒體環境,蕭乾並未將短稿寄送內地媒體。對於有西方留學經歷、又在香港從事多年傳媒工作的潘耀明而言,他較少有內地媒體人的某些「顧慮」,加上其關注和熟悉中西方的傳媒環境,看待問題的視角更多樣且更具客觀性。
新聞客觀性原則是長久以來新聞學界與業界達成的共識。二○一四年,美國著名傳媒人沃爾特.克朗凱特逝世五周年之際,潘耀明在九月號「卷首語」中分享了這位具有傳奇色彩的傳媒工作者的幾個故事,並肯定其堅持新聞客觀性原則、堅守不偏不倚的公正立場的作風。這與潘耀明一直強調的「知識分子價值中立」的立場一脈相承。   
潘耀明認為,媒體應保持中性價值觀,正如《明報月刊》發刊詞中指出的:「只有獨立的意見,才有它的尊嚴和價值。」由此,他不使用銳利的詞句,而是站在中性立場客觀地闡明中西方社會傳媒環境中存在的弊病。在這個過程中,又自然流露出對國家未來美好願景的期待,讓人感受到他不是一個冷冰冰的旁觀者,而是一個極具社會責任感的傳媒人。

以文化視角解讀新聞事件
《明報月刊》作為一本月度發行的期刊,時效性不及周刊和日報,其「卷首語」篇幅有限,必然對當月事件有所取捨。從百餘篇卷首語看來,潘耀明偏重於文化題材,同時,擅從文化視角發掘新聞價值、快速尋找新聞事件的第二落點。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