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話定調,爭議繼續 (曹景行)

  上期談及中共十七大前的理論爭議,稿子刊出之時,胡錦濤剛剛到中共中央黨校省部級幹部進修班上作了「六二五講話」。可以說,這個進修班也就是為胡發表上述演講而舉辦的,地方黨政大員悉數進京,可見其重要性。

  那天晚上我在北京採訪山西省長于幼軍,他剛從會場出來,身上只穿一件短袖白恤衫。後來我從中央電視台的電視新聞中看見,那天所有與會者(包括胡錦濤本人)全都是如此簡裝穿着,沒有一人西裝領帶,表明會場中應該沒有開足冷氣。如此畫面極具象徵意義:中國最高層帶頭節約能源,以符合胡錦濤提出的「科學發展觀」理念。

  內地官方媒體認為,胡的「六二五講話」確定了中共十七大的基調,《人民日報》就接連發表了九篇評論員文章,來闡明講話的要義,而第一篇的題目是《進一步統一全黨的思想認識》。要統一思想,當然是因為黨內思想不統一,有爭論。

討論沒有「到此為止」

  過去兩年關於中國改革何去何從的所謂「第三次大辯論」,今年轉向中國是不是要搞「民主社會主義」的激烈爭議。這次胡錦濤在講話中強調要「毫不動搖地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外界普遍認為是對主張「民主社會主義」者的正面回絕。但有關爭論並沒有像某些分析人士預料的那樣「到此為止」,而正在北京七月的炎熱中延續下去。例如最新一期(第三三一期)的《中國新聞》周刊就以《二○○七﹕民主的新意》為封面故事,闢出十四頁繼續有關的討論。

  最新一期的《炎黃春秋》出版後,香港媒體立即注意到它的首篇文章,作者是前國務院副總理田紀雲。文中不僅用當年的「優良傳統」來對比今日中國官場之奢華浮誇,更極為罕見地讚揚了趙紫陽「一貫宣導節儉」,還刊出了這位「國務院領導」一九八五年的照片。

  這篇文章的出現或許另有原因,但至少表明當今中國已不是(或者做不到)百分之百的輿論一律。只是,如果外界因為關注田紀雲的文章,而忽略了同期《炎黃春秋》中的一篇「對話」,那就太可惜了。對話者是原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經濟學家劉國光和河南省經濟學會會長楊承訓,題為《堅持基本路線必須澄清錯誤思潮》,實際上是對今年二月號《炎黃春秋》中謝韜先生《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一文的全面回擊和批判。

  雖說是「對話」,主角卻只有劉國光一人。兩年前他在一次談話中講到「在經濟學領域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表現是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影響上升,馬克思主義地位被邊緣化」,結果把有關中國改革方向的「第三次大辯論」推向白熱化。而這次,他除了整理出「改革正確方向」的五點原則外,還對謝韜「之流」作了嚴厲的討伐。他說:「以我黨權威之尊嚴,犯不着理會(謝韜)這樣一個變更了信仰的共產黨員提出來的不像樣子的主張。但可以放手讓馬克思主義者在主流媒體上對這種企圖改變黨、國性質的錯誤思潮,進行徹底的批判」。

  這裏就有點邏輯混亂了:中國的主流媒體不就是體現「我黨權威」的嗎?更加有趣的是,當今中國的主流媒體似乎對劉國光這樣的「馬克思主義者」另有看法,令他老大不滿意。所以,他就抱怨「許多很好的馬克思主義文章,批判反馬克思主義和反社會主義的文章,不能在主流媒體上發表。而新自由主義的東西,『民主社會主義』的東西,倒是暢通無阻——這個現象十分奇怪」。(難怪,這篇「對話」發表在另外一家媒體上,用的題目就是《誰在佔領中國的輿論陣地?》)

特別強調要「解放思想」

  劉老先生的怨言倒可以證明,胡錦濤即使不贊同、不接納「民主社會主義」,也不會改用劉國光這樣的思維模式來把握中國的現實與未來。在「六二五講話」中,胡錦濤反倒特別強調要解放思想,把「解放思想」置於「四個堅定不移」之首位,而他和其他新一代領導人提出的「科學發展,社會和諧」則位於第三。

  「四個堅定不移」是胡錦濤的最新用語,應該是三四個月後中共十七大的主軸。但究竟其中有何奧妙,不同媒體又各有自己的解讀,顯露出一種微妙的區分。大致上,官方色彩比較濃厚的媒體和學者,多強調胡對「科學發展觀」新的表述,即「科學發展觀,第一要義是發展,核心是以人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協調可持續,根本方法是統籌兼顧」。

  而一些較具民間色彩的媒體和分析人士,更感興趣的是胡為十七大提出「四個堅定不移」,特別是第一條「解放思想」。像中新社辦的《中國新聞》周刊就以《解放思想:積極推動政治體制改革》為題發表評論;《財經》雙周刊老總胡舒立的專欄評論《理解「解放思想」》,更點明「解放思想」是要衝破「左」的思想禁錮。

  這一現象,或許也表明胡的講話包容了中共內部的不同利益和主張,各方都可以找到自己發揮的空間,而不必彼此碰撞。至於「科學發展觀」會不會進入黨章和憲法,那只有到十七大開場後外界才會知道。但在我看來,胡錦濤不必趕這次的黨代會。因為當前的關鍵問題不是要不要確立胡的理論地位,而是從上到下沒有多少官員願意遵循「科學發展觀」而放棄既得利益。

  如果未來幾年中,胡錦濤不能有效解決中國發展面對的最大難題,就算把「科學發展觀」寫進了黨章、憲法,反倒成了諷刺。而如果胡能夠通過十七大把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推進一大步,用民主與法制來約束執政黨的權力,真正實現「科學發展」,歷史必然會給出定論。

文章回應

回應


「四個堅定不移」是胡錦濤的最新用語,應該是三四個月後中共十七大的主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