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王鼎鈞《昨天的雲》 (熊景明)

一個小小的民間組織「北京新歷史合作社」以大大的氣魄自二○一○年起舉辦年度「向民間歷史記錄者致敬」活動。此應時而生之舉,一呼百應,民間及學術界人士踴躍加入,活動辦得有聲有色。有人更譽之為一年一度感動中國的盛事。二○一三年,「年度歷史圖書」的致敬人物為台灣作家王鼎鈞先生,表彰他的回憶錄四部曲。(《昨天的雲》、《怒目少年》、《關山奪路》、《文學江湖》,還有一本域外篇《度有涯日記》。)人稱鼎公的資深作家未能親自到場,特地錄製了一段答謝視頻。要不是有字幕,他濃濃的山東口音少人能懂;這鄉音,將紐約與蘇州之間的距離模糊了。

我的名字叫王鼎鈞,我在很遠很遠的地方,聽說這裏有很多有心人,努力為國家保存記憶。各位鼓勵表揚在這方面有貢獻的人設立一個項目,說是向歷史記錄者致敬。使用的詞句這樣沉重,可以體會主辦單位的心情多麼熱烈,多麼迫切。國家記憶有共同的記憶,有個別的記憶,融合起來是兼容並包的記憶,無私的記憶,天下後世都能接受的記憶,萬古千秋不受淘汰的記憶。這樣的記憶是國家的智慧,社會的公道,民族的靈魂。這樣的工作,我想用四句話來形容,那是:「為天地立本,為先民立傳,為往聖繼宏願,為萬世開誠心」。在這裏,許多位有心人在做這樣嚴肅的工作,各位才是我們致敬的對象。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