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

向文字有心人致意

  每月讀容若先生的鴻文,驚悉漢字的形、音、義如何慘遭毁容,我總百感交集。不學無術之輩慣於望文生義,望文生音,甚至挾着官威制訂標準語文。可歎的是,學生天天被灌輸劣文歪理,學術界中竟然視若無睹者有之,曲學附和者有之,鮮見容若先生般長期秉筆直書的有心人。沒有哪個偉大的民族不愛惜自己的語文,這已是老生常談。但官方非驢非馬的語文規範和惡俗的翻譯體文句腐蝕之下,中文恰似長江的水質,每況愈下。時下無數人宣稱對環境污染痛心疾首,倘若這股義憤的一成力量投在關心語文污染,相信不少中文刊物便能跟《明月》一樣破斥「國王的新字」,不用再向強權和惡俗低頭。

  楊絳說,錢鍾書當年不願離開中國,由於他深愛祖國的語言。貴刊去年十二月號頁五十七的第一段裏,「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雨」字誤植為「兩」字。我指出這點小疵,因為《明月》向來嚴謹,聞過則喜,也因為即使身在海外,讀書人仍然關切母語,榮辱與共。每期《明月》都像家書,令遊子神馳千里之外的故土和鄉音。

  加拿大 葉國威

編者應作扼要介紹

  負責先生﹕

  貴刊是一綜合性雜誌,相信讀者群也一定是廣泛而來自不同層面的。

  建議凡於有不同範疇的學術性較強的文章,編者應在文前或後作一簡扼介紹,以滿足非本專業讀者的需要。

  如二○○七年五月號頁六十陳彥的《法蘭西第六共和暢想》,老實說非歷史系畢業的讀者如在下,就不是很清楚第一至五共和的來龍去脈,如附有簡介也就無須去查找相關資料了。

  不知當否?

  謝謝。

  香港讀者 陳生

  編按﹕感謝讀者來函提供寶貴意見,本刊編輯部日後如遇上同類情況,將細心參考以上意見;但限於篇幅,只能酌情處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