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看本刊六月號封面

《明報月刊》編輯部:

貴刊是我喜愛的雜誌,她集政治、哲學、文學、藝術之大成,四十多年來對香港以及全球華人社會影響至深至大是毫無問題的。

對第六期封面,本人有些看法,敘述如下:

圖畫應代表「六」字,如果不放在雜誌封面,恐怕不會想到是「六」字,難道還有其他說法?

再有,封面上的篇名和作者的排列不規範。如《馬英九的兩岸「路線圖」》作者曹景行、邱震海在篇名左邊;其餘《杜導正的聲明和序言終定版》「獨家刊載」在右邊;而《金融海嘯的根源》及《特輯:二十年後的反思》作者又在篇名的左邊;不統一。

該期封面篇名及作者的排列,不及第五期封面,最好是第四期封面。不知編輯先生/小姐的意下如何?

第六期初讀了一遍,發現一些問題:

一、第二十一頁,趙紫陽段第四行,《歷史改革》是否是《改革歷程》之誤?

二、第三十五頁,左欄上端有蔣品超主編《六四詩集》,右欄中下部也有同樣書名,顯然是重複了。

三、第三十六頁,第二段十二、三行「我與海子曾匆匆相識在法大」,這「法」應是「北」。

本人才疏識淺,抱着對貴刊的愛護,提出上述不成熟的意見,錯誤、不當之處請包涵、指正。

即祝

編安

讀者朱辛德於二○○九年六月十二日

《明報月刊》編輯部:

我是朱辛德,今日上午有一傳真給貴刊,剛才對第六期封面又考慮了一番,原來紅色底的畫,寓意很深:紅色代表「六四」的血;中間一點一劃的白色圖案是衝鋒槍或坦克;上面橫着的尺是學生和知識分子;另外下面兩豎一橫殘缺的木尺當然是被殺的學生。希望我的理解不錯。

即祝編安

讀者朱辛德上

六月十二日下午二時

訂正與說明

感謝朱先生用心閱讀本刊並加以指正。封面構圖在白色一點一劃下加一撇一捺,就是「六」字,四把尺子與一撇一捺組成「四」字。相信有一天,能在中國公開談「六四」。

而封面標題豎排從右讀至左,我們以為是清晰的。

本刊四月號頁十七 「One the plan」 應作 「On the plain」,頁十八「異工同工」應作「異曲同工」。六月號頁二十一,《歷史改革》應作《改革歷程》;頁二十三,「十六盤錄音帶」應作「三十盤錄音帶」;頁三十六,「我與海子曾匆匆相識在法大」,法大即政法大學;同頁老木原名應作「劉衛國」;頁六十九,《紅日風暴》導演「衛時煜」應作「魏時煜」。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