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味走調的反日事件(曹景行)

  近來中國頻頻發生反日事件,氣氛愈來愈熱鬧,實質內容卻每況愈下。較早前在齊齊哈爾,當年日軍留下的毒氣彈傷害了當地老百姓的生命,中國人當然應該大聲譴責和抗議,要求日本道歉賠償。過後,兩岸三地的愛國人士再度搭船前往釣魚島宣示主權,又一次遭日艦驅趕,中國人當然感到憤慨。有人埋怨北京對日本不夠強硬,這種想法簡單了一些,但也在情理之中。

  後來的事情就有點走樣了。日本旅行團珠海集體嫖娼事件恰好碰上「九一八」國恥日,但日本嫖客中究竟有幾個知道這個日子的含義,大可懷疑。日本男子喜歡到亞洲鄰國買春,早就惡名昭彰,但珠三角「繁榮娼盛」主要不是靠日本人,甚至主要不是靠境外來客。按照中國現行法律,嫖客及經營淫業者均屬違法犯罪,不管他們是哪個國家的人。類似的集體嫖娼相信也不是第一次,丟中國人的臉,主要責任在主政者和執法者。日本嫖客固然可惡,但與中日關係並沒有多大牽連。

  至於西安西北大學日籍師生的下流表演,如果當事者是中國學生,大概寫檢查、記過就可過關,用得着開除嗎﹖只因為肇事者是日本人,學生便義憤填膺,校方便左右為難,最後釀成不大不小的社會騷亂,還要勞動外交部出面,甚至要宣傳部門下通知約束各地媒體的報道。中國官民的神經就如此脆弱,這點小事就要用民族大義對付,還要上升到外交層面﹖

  中國現在有不少民族主義者,誰要是批評他們或發表與他們不同的看法,十有八九會獲贈「漢奸」雅號。海外也有人擔心中國民族主義盛行會影響中國對外關係,但在我看來,中國確有貨真價實的民族主義者,他們且言行一致,但更多的則是年輕的偽民族主義者——儘管他們反日口號喊得更響,言論也更激烈。這些人把反日當時髦,卻無法判斷怎樣的中日關係最符合中國及亞洲的整體利益和中國老百姓的長遠利益。如果中國的輿論受他們左右,最終受害的是中國人自己。

  最近我與朋友曾多次探討偽民族主義為何會在中國流行。日本對中國的深刻傷害以及他們拒不認罪的態度,當然會刺激中國人﹔而當代中國青年從懂事開始,就知道「日本鬼子」對中國幹了哪些壞事。但這種情況並不是今天才如此,而且中國年輕一代並不像父祖輩那樣對日本人的惡行有直接感受。有人認為,當今年輕人反日,相當程度上是情緒的宣泄,甚至包含了對現實的種種不滿。由於把日本當作抨擊的靶子,一般會得到當局的容忍,所以,反日就成為最容易找到、最少風險也最少付出的宣泄渠道。

  又有人認為,每個時代的年輕人都會尋找自己的流行符號。反日正成為今天的共同符號,任何不認同這種流行時尚的人,就會感到自己已落伍,已被淘汰出主流。而凡是流行,都是非理性的,就像西北大學事件引發的爭論那樣,根本講不清道理。所以只有讓時間起作用,漸漸冷卻盲目反日的狂熱,任何打壓只會適得其反。當局應懂得如何加以疏導,防止失控。

  實際情況可能更加複雜,但我相信,如果中國青年繼續放縱非理性的偽民族主義情緒,如果所有能理性思考的青年都不敢出聲,他們都將自食惡果。

文章回應

回應


西安市西北大學千名示威學生高呼口號,表達反日情緒(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