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不該開花時候花綻放!(潘耀明)

該笑的時候沒有快樂,該哭泣的時候沒有眼淚,該相信的時候沒有諾言。①

春節在泉州家鄉度過。泉州天氣有點反常,寒風凜烈,該是溫煦的春天,卻有嚴冬的瑟縮。
在泉州參加一個春意盎然的會議─中國傳統服飾文化學術研討會。我不是中國傳統服飾的研究者,充其量是一個愛好者。
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學會會長王亞蓉女士指定要我參加會議,說我是第一個採訪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專家沈從文先生的人。
研討會開幕的那一天,剛巧是二月十四日情人節,王亞蓉會長在致辭中,也特別提到這是一次有情人─對中國傳統服飾有感情的人聚會。我在講話中表示,中國人是最講情義的。我與王女士結緣,要追溯到四十年前的一九七九年。當時我代表香港三聯書店到廣州與沈從文先生及王先生、王亞蓉女士會面,主要談的是與廣東花城出版社合作出版《沈從文文集》。期間知道沈從文先生皓首窮經、窮三十年苦心孤詣地經營中國古代服飾,而且準備出版《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大型圖冊。
沈從文先生在沒有電腦、資源嚴重匱乏之下,天天泡在陳列室、庫房文物堆中,對千萬件文物一一細加研究,大到人物服飾、家具器用;小至一環一珮、一點一線、一曲一伸;無不在他文物考察之中。他對中國歷史博物館檢收的八十萬件文物,做了清點、分類、疏理工作。
這是在文物研究方面的愚公移山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動。我決定把沈從文先生在服飾研究方面的卓越成就和巨大貢獻告訴香港及海外讀者,通過對沈從文本人及王先生和王亞蓉女士的採訪,我寫了一篇題為《沈從文─藝海淘珠者》的一萬多字報道文章,在香港報刊發表,引起極大的反響。這篇文章後來收入我的《當代中國作家風貌》,並被翻譯成韓國等文字。
《中國古代服飾研究》這本書的價值,不僅從學術上探討了服裝方面的歷史,也不僅像教科書似的告訴讀者,什麼朝代的服裝怎麼樣、什麼人穿什麼服裝,而在於沈先生根據現有的材料,提出很多問題,有的是給後人留下探討的題目。
沈從文先生、王先生已先後下世,他們未竟的服飾研究的課題,由王亞蓉女士繼承下來,並發揚光大。我想,今天我們舉辦中華傳統服飾文化學術研討會,也可以說在承傳沈從文先生對中國古代服飾研究不屈不撓的精神。
四十年漫漫歲月的結緣,不僅僅是一種情義,還有對中國文化薪火的堅守和承傳之堅定不移的信念的認同。正如文首沈從文先生的引文所說,我們處於逆反常態的年代,該開花的時候花不開,相反地,我們在不該開花的時候,卻刻意呵護着這株五千年文化傳統孕育出來的奇葩,讓她燦然盛放。

去年是沈從文先生逝世三十周年,一直想寫一篇文章紀念他,特以此文追念沈從文先生對傳統中國文化的傑出貢獻!

①沈從文:《邊城》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