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稅制改革、風災……(劉銳紹)

光看這篇文章的標題,真的有點奇怪。中美貿易戰、中國的稅制改革、超級颱風「山竹」襲港引起的破壞──三宗看不出有什麼緊密關係的新聞,怎可以扯在一起?但在香港的特殊氣氛和港人的特殊心態下,卻真的發生關係,足以成為一個時代的側影。
首先談談改革。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明年一月一日起,凡在內地居住滿一百八十三日的境外人士(包括香港及澳門居民),須申報全球收入予以評稅及納稅。不過,港澳人士可能獲五年寬限期,細節有待公布。
這則新聞引起不少疑慮,例如條文指「在內地居住」(而不是在內地工作),換言之,退休後回內地生活的長者也包括在內,這對他們來說確是一大困惑。他們雖然在境外未必有工作的收入,但可能有樓收租,或公積金回報等,也可算是收入。假如新稅制實施,他們就變相少了收入。此外,新稅制將影響部分港人北上工作和生活的意欲,這對需要境外員工的香港企業來說,也是一大問題。屆時,雇主要麼就分擔北上雇員的稅項,要麼就難以聘請雇員北上。還有,內地稅率最高可達百分之四十五,遠比香港高,而全球個人所得稅的內容可以很廣泛,例如股票、樓宇買賣或增值等,都可能成為甕中物。

內地稅制改革非針對港澳
由於條文仍未公布,疑慮不斷擴散到虛無縹緲的範圍。以下幾種比較普遍:一、不少人擔心,在中美貿易戰之下,中國必須增加彈藥,所以擴大稅收來源,向國民開刀;二、過去,中央對香港眷顧有加,但經歷了多次碰撞(例如政制爭拗和「雨傘運動」)後,對香港的「寵愛」已在消減,香港地位下降,將會逐步失去各種優惠待遇。假如向港人徵稅的範圍擴大了,日後會否擴大至海外資產增值稅,甚至修改《基本法》,要港人承擔軍費呢?三、中美貿易戰已經把港商拖下水了,港商在內地生產的貨物也成了美國增加稅項的對象;如果內地再向港人徵收全球所得稅,豈不是令港人百上加斤嗎?面對如此環境,不少港商已研究轉移陣地。上述顧慮已把中美貿易戰的因素扯在一起了。
其實,內地實施新稅制,不是針對港澳。據內地官員解釋,徵收全球個人所得稅是國際慣例,西方國家也是這樣做,中國只是與國際慣例看齊而已。此外,過去不少內地人士把資產轉移海外,這些實際上是在中國境內的收入;如果當中還夾雜「黑錢」成份,就更應該追回或徵稅了。還有,中國近年來已跟愈來愈多國家達到稅務資料互換協議,其中一個目的就是防止「黑錢」流轉。更實際的是,中國的大數據技術日趨成熟,可以掌握國民資產的流向,於是趁此機會把稅制健全起來。
假如上述說法成立的話,那麼中國徵收全球個人所得稅已是早晚的事。不過,剛巧此際正值中美貿易開戰,中國要儲備經濟實力,於是,擴大徵稅為貿易戰儲備彈藥又扣上關係了。
正因為有這樣那樣的疑慮但又一時沒有答案,浮想的漣漪、不安的焦慮、積累的不滿情緒愈來愈大。九月中旬超強颱風「山竹」襲港,港府應對一時失策,結果成了市民爆發不滿情緒的導火線。

防災不錯但犯了公關大忌
在「山竹」登陸之前,本來港府已做了不錯的預防和警覺措施,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先後兩次召開跨部門會議,商討應對之法。平心而論,防災工作已算做得不錯,可惜,「山竹」遠去之後的善後工作卻變得虎頭蛇尾,引來市民的猛烈批評。
據事後總結,有一些事情是港府沒有料到或沒有及時應變的。例如,各方面都預計到「山竹」的威力,所以做好一切防備措施,但想不到「山竹」引致樹木倒塌的數字竟然遠超預期,所以清理樹木殘枝的人手不能跟上,造成道路嚴重阻塞。
此外,公共交通也因為道路不暢而不能提供服務,巴士在廠內不能駛出,鐵路和電纜因塌樹受阻和被壓斷,變成連鎖失效。更莫名其妙的是,教育局宣布學校停課,沒有迫切需要的政府部門也可以休息,但有關通知卻遲遲沒有傳達公務員手上;上午十時許的決定,下午三點後公務員才獲得通知。這確是低級錯誤。
還有,特首林鄭月娥在災後的表現也犯了公關危機的大忌。例如,她表示市民「拿特首來出氣」是可以理解的,特首也是可以罵的。這些話沒有什麼問題,但從她的口中說出來,卻滲透着「隨便罵吧」、「對我沒有影響」的味道。結果,這種姿態和交通大亂所引起的民怨混在一起,形成一個爆發點,把稅制疑慮、貿易戰雲和颱風破壞綁在一起。這也許是颱風過後林鄭月娥意想不到的公關災難。
總之,香港到了這個地步,處處充滿着狐疑症,互不信任的氛圍十分濃厚,「互相陰謀論」的夢囈此起彼落,必須有更多正能量的事情和意見出現。否則,互相拖累致殘,不是不可能的事也。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