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與「全局戰」──「兩會」的港澳角度(劉銳紹)

今年的北京「兩會」已經閉幕,重點是:在中美貿易戰的大環境下,中國將如何對應?中國可以拿出什麼招數駕馭經濟下行壓力?這些問題在「兩會」期間的新聞和李克強的總理記者會上,得到了較清晰的答案──中國的策略是:眼前避重就輕,作好「全局戰」的準備,捱過經濟低谷,在持久戰中取勝。
為了實現這個戰略,中國將推出降稅、減費、扶弱等措施,這是全國範圍的事。但就港澳關心的角度看,各方不妨細心觀察「兩會」期間的三個重點:
其一:中央把粵港澳大灣區的細節具體化,強化粵港澳三地進一步結合。
其實,粵港澳大灣區規劃並非單為香港或華南經濟,而是為了配合全國經濟的布局。全國有四個灣區(或稱三角區)經濟─渤海灣區、京津冀三角區、上海杭州南京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如果把北部灣區加在一起,則有五個。但在中央眼中,粵港澳大灣區是眼前的重點,所以李克強的工作報告中只提到這個大灣區。

針對青年人的需要
今年「兩會」,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細節進一步披露,預示過去的準備工作(包括港珠澳大橋、高鐵等基建,以及粵港澳三地政府的合作機制)已基本完成,現在進入操作階級。具體的新措施則有:港澳人士在大灣區內工作的稅務優惠,讓更多人士願意回廣東工作;確立「高端人才」的定義,讓他們更穩定地融入大灣區(當然,他們享受的待遇將會更好);包括跨境項目在內的科研工作,也會為香港帶來更多機會;通過《外商投資法》後,雖然香港不算外國,但港澳台投資可以參照或者比照適用的內容,長期行之有效的某些制度、安排和實際做法還會繼續沿用。
此外,粵港澳大灣區規劃中還有一個其他灣區沒有突出的細節,就是針對青年人的需要,例如深圳前海的「夢工場」等。據了解,這不單是為香港青年提供出路,也是「爭奪青少年」和減少「青少年危機」的一個策略。官方不會強調或公開使用這兩個名詞,但有關方面認為,歐美勢力正「爭奪青少年」和製造「青少年危機」,中央和香港必須早為之計。
由此可見,「兩會」關於粵港澳大灣區的內容,不純粹是經濟和民生問題,還有政治戰略的影子。有關方面認為,歐美已把對華的壓力上升為「超限戰」(超出任何界限的戰爭),所以中國也要做好「全局戰」的準備。
其二,在「兩會」期間,美國和她的西方盟友對香港地位出現新的動向,包括:一、美國官方的公開口徑已轉趨強硬(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最近的講話乃典型事例),加上各種消息指,如果香港的情況進一步惡化,美國將修訂《香港關係法》的內容。二、美國正檢視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作為對華貿易戰的一張牌,迫使中國考慮整體利益而進一步向美國讓步。這一招最低限度已令香港商界擔心不已。三、除了單獨關稅區地位之外,還可能「搞一搞」香港在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中的地位。目前,中國和中國香港在亞太經合組織裏分別享有席位,即一個國家有兩個席位。雖然要動搖香港這個位置並不容易,因為經濟因素也很重要,但如果外國在這個問題上搞點小動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四、歐美表示,如果香港的政治形勢惡化,經濟制度又進一步受內地影響(例如中資企業的「黨委制」公開化),令香港與內地城市無異,那就不會再照顧香港了。為了造勢,一些泛民成員應邀訪美,邀請方是白宮的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過去多數由美國國會或議員邀請)。五、外國似乎在推動香港和台灣的政治活動合流,進一步引起北京注意。
種種跡象顯示,北京認為外國對華的「超限戰」不單已經形成,還在擴大,所以中央和香港也要積極「備戰」。

區議會選舉可否寬鬆一點
其三,不管未來的「超限戰」和「全局戰」是否真打,關鍵是要作出準確評估,並做好各項部署。
從「兩會」期間在北京和香港的信息觀察,相信北京不太擔心香港的政治出問題;即使外國虎視眈眈,也不能有所作為,因為北京已表示對港澳「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這把刀對外,可以擋其攻勢;當然,對內也會增加矛盾,令官民關係、兩地關係更差,但在北京眼中,維護國家安全比兩地矛盾更重要。
這裏必須談談港府建議的「移交疑犯條例」。從態勢來看,北京非常欣賞甚至鼓勵港府大力推動,這是連消帶打的策略,既方便內地跨境行動,又把台灣納入「一國」的範圍裏。但這一措施同樣影響外國人,所以,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也十分關注。加上在華為孟晚舟被加拿大扣留之後,中國也照辦煮碗,顯示中國不會無所作為。
不過,有一點值得注意,就是香港與外國的科研活動。假如「超限戰」和「全局戰」愈演愈烈,外國自然擔心香港的科研成果會輸送到大陸去,至少交流機會可能減少,外國機構贊助的科研費用也會減少,即使中央增加撥款,也未能補償失去的對外合作機會。
所以,有意見向中央提出,今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是否可以寬鬆一點,不要隨便取消參選人資格,從而減少外國借勢的機會;畢竟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對整體形勢影響不大,這才合乎「全局戰」的利益。如何發展?拭目以待。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