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與浮士德的結盟 (黃鳳祝)

  在歌德的著作中,浮士德為了追求知識和美好的事物花費了一生的精力。他擁有崇高的理想,但是無法抗拒罪惡和自然的力量,最後只好與魔鬼結盟。在他死後,靈魂被魔鬼攫取。哲學家查爾斯.泰勒(Charles Taylor, 1931-)認為,人類的現代生活就是一種浮士德式的結盟,資本主義是其中的魔鬼。

  泰勒的研究領域包括行為哲學、社會哲學、政治理論、希臘政治思想、道德哲學、西方現代性文化、語言哲學以及哲學理論。泰勒主張多重現代性的文化規範,他是當代北美政治哲學和道德哲學中「社群主義」理念的主要代表,在行動哲學、語言哲學、社會科學的哲學和德國哲學等領域也有卓越的建樹。在哲學方面,泰勒的研究重心是黑格爾哲學,其「社群主義」的道德理念,即出自黑格爾的「整體」觀。

  一九七五年,泰勒的鴻篇巨制《黑格爾》出版。這部著作涉及黑格爾著作的所有領域。在方法上,泰勒運用現代的分析手段,結合黑格爾的歷史意識,詳盡平實地闡述了黑格爾的思想。他認為黑格爾試圖借助理性,調和人與社會之間的矛盾和對立。一九九七年,泰勒獲得黑格爾獎;二○○七年獲得坦普爾頓獎。像黑格爾一樣,泰勒熱愛自由,他的自由理念來自他的老師柏林,但基本意識卻是黑格爾的影子。

資本主義社會的兩難困境

  泰勒指出,早在一八四○年,馬克思就已經預見到資本主義的能量。當時馬克思已經意識到資本主義將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有創造力和最先進的、同時具有破壞力的一種經濟秩序。馬克思認識到,資本主義一方面會帶來無可想像的經濟效益,但是在另一方面,它像其他社會形態一樣,無可避免地都會走向崩潰和滅亡。

  泰勒認為,沒有資本主義,我們就無法生存,但是在另一方面,人們又無法忍受這種生活。資本主義成功地破壞了社會福利制度,污染了環境,造成了不穩定的就業環境,壓低工人工資,來獲取暴利。資本主義社會處於兩難的困境中。對企業採取過於嚴厲的措施,可能會導致資本外流,企業投資轉向其他區域。面對這種威脅,政府在社會和環保政策上,不得不與企業妥協。當徹底的和諧政策無法貫徹時,政府只能採取一些臨時的、不穩定的措施,這些措施只能限制企業的某些破壞性行為。泰勒批評世界上「最強盛和最骯髒」的超級大國,對於全球二氧化碳的排放無動於衷,不參與簽訂《京都協議書》。如果任由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繼續蔓延,將促使資本主義體系最終走向全面的崩潰。

  東歐「社會主義」制度解體後,馬克思主義者曾經度過一段消沉的日子。但是在資本主義全球化、全球貧窮化和污染化的絕望呼聲下,越來越多人相信,只有馬克思主義才能解決資本主義引致的兩難問題。資本主義的道德建立在自由和個人主義的信念之上。泰勒認為,只依賴這兩個信念,無法成就社會道德的基礎。只有脫離極端個人主義的意識形態,社會上的每一個人都能夠自願地為社會擔負起一定的責任,新的社會道德才能確立。

  資本主義為社會提供了豐富的商品。有購買能力的每一個人,都擁有無限選擇的可能性。資本主義利用媒體的宣傳,塑造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消費心態:即將「自由」的概念簡化為商品「選擇的自由」。這裏有一個隱蔽的前提:購買力。「有購買力者」才是「有選擇的自由者」。在這種理念下,資本主義推銷一種吸引人的生活方式:名牌意識心態。資本主義提倡消費,特別是名牌的消費。不管消費是否有意義,只有借助消費和浪費的社會生活方式,社會財富才有可能不斷地增長,企業才有可能獲取最大的利益。

  資本主義將幸福、美好和自由與消費聯繫在一起,消費成為人們的迷幻藥。在消費時,人脫離了現實中的問題,產生了無限的幻覺和希望。消費帶來幸福和美好,賦予人們自由的創造力。消費就是人的自由創造力。只有在消費中,人才能被社會認同,個人的真正能力和道德卻遭到忽視。資本主義提供大量消費「選擇自由」的可能性,使社會中的個人看似生活得「更為美滿和幸福」。

對自己和他人都得負責

  資本主義這種無止境的消費心態和商品生產,消耗了大量資源。生化資源的消費,帶來嚴重的污染。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造成溫室效應,導致全球氣候變暖,冰川溶化,海平面不斷上升,人為的自然災害頻發。窮苦的平民和落後的國家成為首當其衝的受害者。資本主義全球化導致貧富分化加劇,貧窮使人們重新嚮往馬克思主義,貧窮同時也是恐怖主義孕育的土壤。為了維繫市場機制的優點,使社會能夠持續健康的發展,同時防止恐怖主義的蔓延和馬克思主義的回潮,泰勒提出了「社群主義」。他認為,新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無法解決西方現代化帶來的問題。他指出,傳統的西方理念相信單一的現代化,認為西方的自由和民主可以在任何地方實現,但事實並非如此。現代化在不同的文化地區,顯示出不同的形態。泰勒認為不存在單一性的現代化,現代化是多元性的。不同文化的更新,都會在現代化過程中顯示出一定的差異。元敍主義和原教旨主義無法適應這個世界的發展。人們必須接受各種文化的差異,放棄極端的個人主義,對自己和他人都要擔負一定的責任,才能挽救自己的靈魂,避免與資本主義結成浮士德式的結盟。

文章回應

回應


泰勒(圖)認為,在每個人都能夠自願負起一定社會責任的前提下,才能確立新的社會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