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寶玉的大紅斗篷與林黛玉的染淚手帕—《紅樓夢》後四十回的悲劇力量(白先勇)

近百年來,紅學界最大的一個爭論題目就是《紅樓夢》後四十回到底是曹雪芹的原稿,還是高鶚或其他人的續書?這場爭論牽涉甚廣,不僅對後四十回的作者身份起了質疑,而且對《紅樓夢》這部小說的前後情節、人物的結局、主題的一貫性,甚至文字風格,文采高下,最後牽涉到小說藝術評價,通通受到嚴格檢驗,嚴厲批評。「新紅學」的開山祖師胡適,於一九二一年為上海亞東圖書館出版的新式標點程甲本《紅樓夢》寫了一篇長序〈《紅樓夢》考證〉。這篇長序是「新紅學」最重要的文獻之一,其中兩大論點:證明曹雪芹即是《紅樓夢》的作者,斷定後四十回並非曹雪芹原著,而是高鶚偽託續書。自從胡適一錘定音,判決《紅樓夢》後四十回是高鶚的「偽書」以來,幾個世代甚至一些重量級的紅學家都沿着胡適這條思路,對高鶚續書作了各種評論,有的走向極端,把後四十回數落得一無是處,高鶚變成了千古罪人。而且這種論調也擴散影響到一般讀者。

「程甲本」首次呈現《紅樓夢》全貌
在進一步討論《紅樓夢》後四十回的功過得失之前,先簡單回顧一下後四十回誕生的來龍去脈。乾隆五十六年(一七九一)由程偉元、高鶚整理出版木刻活字版排印一百二十回《紅樓夢》,中國最偉大的小說第一次以全貌面世,這在中國文學史上應是劃時代的一件大事。這個版本胡適稱為「程甲本」,因為是全本,一時洛陽紙貴,成為後世諸刻本的祖本,翌年一七九二,程、高又刻印了壬子年的修訂本,即胡適大力推薦的「程乙本」,合稱「程高本」。在「程高本」出版之前,三十多年間便有各種手抄本出現,流傳坊未必,世間巧事,有時確實令人匪夷所思。何況程偉元多年處心積慮四處搜集,並非偶然獲得,也許皇天不負苦心人,居然讓程偉元收齊了《紅樓夢》後四十回原稿,使得我們最偉大的小說能以全貌面世。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