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文明與自然的對立(陳 彥)

最近,一則題為〈初心〉的微小說在微信圈流傳,引起了筆者的注意。
〈初心〉如此寫道:「鄰居老王養的信鴿長途跋涉累死了,老王悲傷不已,他不想土葬,說想把牠火葬,把骨灰撒回大海,讓牠回到母親的懷抱。」「誰知道那玩意兒越烤越香,後來他就買了兩瓶啤酒……」「很多事情,走着走着,就忘了初心。」
此微小說立意奧妙,似有深意傳達,筆者感觸甚深,獻上一解。
首先,老王與信鴿,這當然是人與動物間的關係,再細思之,這分明就是文明與自然之隱喻呀!以文明的名義,為了功利的目的,人類飼養動物,馴化自然,要求自然按照人類的意志運行,直到自然枯竭而不知悔改。

人與自然的二元分離
今天,人與物,文化與自然,文明與野蠻這種二元論已經不知不覺地深入到人類的潛意識,成為我們思考判斷的邏輯和日常生活行為的依據。人類從原始部落採集、狩獵的順應自然的生活狀態,進入耕耘、馴養的利用自然的農耕時代,最後走到以征服自然、改造自然、佔有自然的現代文明,經歷了相對漫長的時間。但是只是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之後,人類才終於開始醒悟,開始意識到我們本是自然的一部分,但卻漸漸遠離自然,將人類自身置於自然之外,甚至之上,儼然成為自然的主人,主宰自然的命運。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