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涉於「亦美亦難」的藝術殿堂(陳啟偉)

  陳佩秋在國畫的創作及鑑定上均甚有成就,她追求「美」與「難」的精神堪為後學典範。她致力求「美」:在注重筆墨的同時,也尋求色彩運用的突破,無論是花鳥還是山水,都表現出光和色的微妙變化,融合東西方的意趣,別樹一格。又求「難」:主張繪畫應慢慢學、慢慢畫。她認為,繪畫之難正是藝術的真諦所在,兒童繪畫和藝術家作品有本質上的區別,包括審美水平和技巧難度方面。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