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北」壓 終止「茫」然—中日與兩岸三地關係前瞻 (林泉忠)

日本和台灣每年都會選出一個漢字,來代表大家對即將過去的這一年的心情,而這樣的心情則是基於大家對這一年所發生的諸多社會現象的關注。日本按慣例於二○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這一天在京都市清水寺公布,由住持森清範在一點五公尺乘一點三公尺的紙上用毛筆寫下斗大的一個「北」字,凸顯了日本社會對該年朝鮮(北韓)不斷試射導彈及舉行核試驗的憂慮;而在東亞另一隅的台灣,則提前於十二月七日公布「台灣二○一七代表字大選」的結果,「茫」字在五十二個候選字中拔得頭籌,獲選為年度代表字。
誠然,不僅僅是日本和台灣,無論是「北」字還是「茫」字,也都普遍反映了整個東亞對二○一七年籠罩在整個地區的一種不安,以致讓人們對未來的前景存在不確定隱憂的焦慮。
不僅僅是東亞地區,國際社會從二○一七年一開始就彌漫着一股濃濃的「不確定」的氣氛。一月美國特朗普政府正式啟航,這位美國史上最另類的商人總統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包括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及巴黎氣候協定等舉措在一定程度上擾亂了原有的國際秩序。
到了一年即將過去的十一月,特朗普開始了上台後首次的東亞行,各國無論是日、韓、中,還是會議主辦國的越、菲都以最高規格、極盡討好之能事來款待這位依然充滿「不確定性」的「山姆大叔」。然而,作為此行最主要議題的朝鮮核問題,卻談不出個所以然,並沒有為東亞的和平指數帶來提振的正面影響。事實上,就在特朗普結束亞洲行沒多久,平壤再度於十一月二十九日發射了洲際彈道導彈,導彈飛行高度達到四千公里,此枚導彈在飛行一千公里之後,落入日本青森縣西面二百五十公里海域。不過,從目前看來,來自朝鮮的不安,恐怕至少還會繼續延續到二○一八年。
朝鮮的暴衝,也影響到二○一七年日本國內的政治。十月十八日舉行的日本眾議院選舉,安倍晉三領導的執政聯盟再次席捲三分之二的議席,讓安倍在任內實現修憲的夢想往前推進了一大步。當然,修憲議題也可能造成日本社會的分裂。

中日關係 柳暗花明
這些年安倍內閣的壽命不斷更新,使安倍有可能成為日本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無可否認,整個安倍時代的誕生與強勢政權的持續維持,不僅是國內因素使然,也有國際因素的影響。而來自國外環境的因素,不只是焦點的朝鮮,還有這些年讓日本社會一直處於「不安」的來自「中國崛起」的壓力。
中國的GDP國內生產總值於二○一○年超越日本,二○一二年因釣魚台「國有化」爭議,兩國關係跌至谷底,甚至瀕臨戰爭邊緣。所幸,二○一四年中日達成恢復正常交流的共識,有效化解了可能動搖東亞秩序的危機。二○一六年中國遊客大舉進軍日本,發生「爆買」效應,卻也未能明顯提升日本社會對中國的「親近感」。同年蔡英文政府上台,各方都看好台日關係的前景,為中日關係投下不穩因素。事實上,已做出自一九七二年斷交以來首次「正名」決定的「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於二○一七年一月正式掛牌,赤間二郎總務副大臣則於三月正式訪問台北,一度引發北京的高度戒心與疑慮。
不過,這些疑慮並不成為北京願意改善與日本關係的重大障礙。二○一七年五月,一向對中國的「一帶一路」態度消極的安倍政府,派出執政黨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率團出席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論壇,給足習近平面子。到了九月底安倍首相還罕見地出席中國駐東京大使館舉辦的中日建交四十五周年和中國國慶酒會,獲得了中方包括王毅外長親口稱許的高度肯定。

台日關係 「不如預期」
北京的回饋則是安倍在十一月於越南峴港舉行的APEC亞太經合會議期間成功實現與習近平的會晤,並且也在緊接着的菲律賓舉行的「中日韓10+3會議」及「東亞峰會」期間與李克強見面。因此,二○一七年成為中日自二○一二年釣魚台問題爆發以來在改善雙邊關係上最有成效的一年。
中日關係的改善,所折射出的是台日關係的進展不如預期。雖然「正名」與副大臣公開訪問台灣(非正式早已有之)彰顯日本對提升與台灣關係的思維,但是二○一七年台灣與日本的關係實質上並沒有多大的改善。主因是台灣迄今仍無法解決對日本福島及其他四縣食品的解禁問題,二○一七年在此議題上沒有任何進展,讓日本非常不悅。從日本的立場而言,該五縣早已不存在「核食」問題,五縣的食品不僅老早在日本國內已恢復全國供應,國際上也僅東亞極少數國家和地區仍未解禁。因此,日本強調台灣一日不解禁,包括蔡英文政府高度期待的台日「經濟夥伴協議」(EPA)的談判一日都無法啟動。日本食品解禁問題,二○一八年恐怕也仍是台日關係擴大交流的主要障礙。

兩岸關係 如履薄冰
「兩岸關係好,台日關係也就好」,這是多年來許多研究台日關係的專家不約而同的觀點。事實上,曾被日本社會貼上「反日」標簽的馬英九,在任內與日本簽署了二十五項協議,佔過去六十年間台日雙方簽署的五十八項合作協議的百分之四十三。這也是為什麼日本駐台代表沼田幹夫在蔡英文上台後的二○一六年十二月例行的日本天皇生日酒會上致辭時,開門見山地率先向馬英九表達謝意。馬英九主政八年是兩岸關係自一九四九年以來最為祥和的時期,兩岸的和平指數衝到了歷史新高。其間兩岸恢復了中斷多年的海基會與海協會的制度化協商機制,開啟了兩岸官方機構陸委會與國台辦的對話,更實現了兩岸領導人的首次會晤。然而,這些兩岸關係的升溫卻因二○一六年五月蔡英文入主總統府後急速冷卻。
二○一七年是兩岸之間摸索新時期相互關係的重要一年。北京因應蔡英文不願正面回答「未完成的考卷」,即不承認「九二共識」而祭出使台灣未能出席ICAO國際民航年會及WHA世界衛生大會、巴拿馬與台北斷交並與北京建交等懲罰式措施。不過蔡英文政府卻展示「處變不驚」的能量,一方面表示「不向壓力屈服」,同時也堅持「不走對抗的老路」。

「以法制獨」的成效與局限
蔡英文的克制與審慎應對,也使上半年大陸網絡上一度甚囂塵上的「武統論」沒有下文。十月習近平所做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仍然強調「和平統一」,等於否定了「二○二○武統台灣」的論調。
在香港,七月迎來了林鄭月娥的新時代。林鄭一方面致力於民生議題,極力營造有別於梁振英時期「泛政治化」的管治形象,另一方面推動除了引發爭議的「一地兩檢」之外,也不得不在北京最執意的「港獨」議題上「表忠」,並強化「以法制獨」的力度。林鄭甫上台,香港高等法院即透過相關程序,繼梁振英時期成功褫奪支持「自決」的梁頌恆和游蕙禎立法會議員資格後,進一步因宣誓問題,褫奪了羅冠聰、劉小麗、梁國雄及姚松炎四位議員的資格,並將周永康、黃之鋒等「雨傘運動」的學生領袖送進監牢。
展望二○一八年,中日關係將迎來「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簽署四十周年的重要年份,日本期望實現兩國領導人的互訪,而習近平能否以國家主席身份首次成功訪日,將是中日兩國關係能否恢復到二○一二年之前水準的一大指標。在此氛圍下,日本將不會在台日關係上有更多刺激北京的作為,台日關係繼續處在民間交流熱絡,實質關係進展有限的平穩時期。
至於兩岸關係,北京是否會在迎春的「兩會」後,出爐新的對台政策,包括發表新的「習XX」概念,以超越「江八點」與「胡六點」的格局,並有效打破自去年「五二○」後的「冷和平」狀態,將是觀察的重點。此外,以「實力主義」為特徵的「兩岸融合發展」思維在賦予台灣民眾「國民待遇」的具體做法上將如何實施,也將是不可忽視的議題。
在中港關係方面,伴隨着習近平第二任期的啟航,港澳辦主任與中聯辦主任分別由張曉明與王志民接任,彰顯北京對香港政策將持續強調「全面管治權」的意志。在此氛圍下,不難預測「港獨」將難以有進一步發展的空間。除了立法會的補選外,「二十三條」立法是否會重新啟動?已經停擺的香港「政改」議題是否有機會重啟?也將是關注的焦點。
放眼二○一八年無論是左右東亞的中國與日本,還是華人世界的兩岸三地,都盼望是跨越「北」壓、終止「茫」然的一年,也希望一年後選出的代表字能有正面的意涵。
(作者為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