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香港看大灣區(曹景行)

今年春節前後半個多月,我三次往返港珠澳大橋。第一次從香港去珠海,再經澳門回香港;第二次則往返珠海與香港;第三次去珠海,在伶仃洋的東澳島上迎接新年,再經澳門回香港。三次往返,把港珠澳大橋三個口岸的進出路徑都摸索了一遍。每次過去或回來都乘搭跨境穿梭巴士,四十分鐘走完五十五公里,反覆體驗了行駛大橋的感覺,也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細節,比如大橋當中的隧道正是香港與內地手機信號的分界線。另外,行車途中兩邊都是黃色的海水,實在無景可觀,也拍不出什麼有意思的照片,有點悶。

大橋與高鐵已為港珠澳帶來影響
大橋建造用了近十年時間,投資逾千億人民幣,工程浩大而艱難,但還沒通車就被一些論者貼上「大白象」標籤,認為花大錢造了卻沒大用。我前兩次行經大橋時,確也有這樣的疑惑:口岸大堂人不多,大橋上車很少,就那麼幾輛穿梭巴士加直通旅遊巴士,看不到多少私家車和貨車,造了幹嘛?舉個最極端例子,香港朋友過年後乘搭傍晚的大橋穿梭巴士從珠海回香港,整部車子就她一人!但春節期間情況就很不一樣。浙江朋友大年初一從香港走大橋去澳門,在香港口岸排隊等過關、等穿梭巴士,前後花了三個小時才上車。初三那天為避開人流,我早上九點就從澳門過關,人已經很多了,但老人可走特別通道,不排隊。出到香港關口,只見每條巴士線都排長隊,內地遊客佔一大半,還有一些澳門客,回家的香港人沒幾個。這狀況與港府公布的數字完全吻合:今年春節期間香港出入境人次比去年同期大增百分之十八,其中內地客更比去年增加三成有多,主要因為高鐵和大橋開通。另外,春節期間澳門外來遊客達到創紀錄的一百二十萬人次,內地客比去年同期增加四分之一,佔遊客總數的四分之三。
筆者還發現,一些內地旅行團和自由行散客從珠海過大橋到香港,玩了迪士尼當天就經大橋回珠海;還有不少內地遊客乘搭高鐵或飛機到香港,逛了一圈當晚就去澳門入住酒店。可見,大橋加高鐵已開始給港珠澳三地帶來影響和變化,只是目前仍難預判香港的利弊得失究竟如何。
對於許多香港人來說,大橋和高鐵都似乎可有可無。確實,以大橋來說,現在從香港中環到澳門或珠海口岸,陸路經地鐵、巴士加大橋總共大約花兩個小時,與坐船差不多,只是需要換兩次車、多走點路,費用則為船票的一半不到。如果享受老人優惠,單程花費不到四十港元,已有越來越多香港老人搭伴出行去澳門或珠海一日遊。
再說高鐵的影響。香港到深圳和廣州本來就交通便利,由於高鐵票價偏高和香港上車安檢、過關花時間較多,目前高鐵效應主要體現在香港同內地其他城市的連接上。記得二○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北京到上海高鐵正式開通,筆者在首班車上參加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全程直播,討論到高鐵票價與機票差不多,以後會有這麼多人乘坐嗎?又談及高鐵通車了,北京與上海的飛機航班會不會大幅減少?有疑問的人當時很多,網上也曾流傳高鐵車廂裏空無一人的照片。而現在,京滬高鐵與飛機同樣經常爆滿,如不提早預訂,常常當日一票難求,真不知從哪兒冒出如此多的乘客。香港高鐵會不會也這樣,可能也要等上一兩年才知道。港珠澳大橋要充分體現效應,或許要更長時間,當下先要解決三地車輛過橋互通的大難題。
前不久有媒體問珠海官員如何解決大橋車輛稀少的問題,回答是﹕「請你去問香港方面」。確實,這問題必須由香港方面來解決。北京不會讓內地車輛經大橋大舉南下香港,但應該很快就會做出決定,有序地開放香港車輛經大橋北上內地,否則大橋等於白造。相反,香港政府對如何開放私家車和貨車上大橋,到現在還拿不定主意,不知究竟擔心什麼,也不知要拖拉多久。但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不會因香港的拖拉而推延。大灣區發展規劃已經公布。三月北京的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必將提出實實在在的方案和決定,正式成為國家級的發展戰略。春節前,被納入大灣區的九個廣東城市都已在當地的「兩會」上提出對接大灣區規劃的具體方案。

珠海蓄勢待發 香港故步自封
高鐵和大橋的開通,意味着大灣區規劃不再是紙上談兵,已經開始實實在在地推進。香港如果猶豫拖拉,大灣區的其他城市只會趁機加快吸引香港的資源,增強自己的地位和競爭優勢,當中尤其應該注意的是,珠海可能成為大灣區港澳廣深四地之外一匹蓄勢待發的「黑馬」。
同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經濟特區,珠海一直是深圳的「小弟弟」,如今GDP大約只及深圳的八分之一。珠海地域並不小,面積只略少於深圳,常住人口卻只有深圳的七分之一左右。可見,珠海土地資源比深圳豐富得多,人口再增加一倍也不會過於擁擠。港珠澳大橋開通以及粵港澳大灣區的推進,給了珠海前所未有的發展機會,很有可能從一個安安靜靜的宜居城市,迅速轉身變為大灣區和廣東西部(粵西)經濟發展的新樞紐。年初二中午時分筆者來到澳門氹仔海邊,見到有大橋連接的珠海橫琴島上已出現一堆高樓,澳門朋友說那兒還沒有人氣,晚上一片黑,但已可以看出珠海對開發橫琴新區以及對加快與澳門合作的的強烈企圖。澳門已是港珠澳大橋的直接受益者,未來經濟轉型必然要着眼與珠海合作,澳門大學向橫琴島借地擴展就是一例。與澳門合作只是珠海規劃未來的一翼,另一翼則是加強與廣東西部縣市共同發展。圍繞港珠澳大橋,珠海將投入千億元資金再造兩座大橋,形成連接港珠澳大橋的高速交通網絡,把江門、新會等地納入大灣區藍圖,進而帶動發展一直較遲緩的粵西地區。
珠海的這兩翼一旦形成,對香港既可能是重大挑戰,也可能是難得機會,就看香港如何自處、如何把握。高鐵和港珠澳大橋的最大作用,正是倒迫香港放棄封閉自守的畏縮心態。如果香港仍然不敢放膽擁抱大灣區的宏大前景,只會抱殘守缺,那一定等不到「五十年不變」到期就已被邊緣化。但如果香港真能感受大灣區的強烈脈動,就應該向地區經濟融合邁出實質性的重大步子;充分利用港珠澳大橋提供的機會,把大嶼山規劃發展為一個「新香港」,進而同珠海、澳門經濟上融為一體,有力提升香港的固有優勢,並且輻射向整個粵西地區。加上香港與深圳的長期合作發展,就能形成港澳兩個特別行政區與深圳、珠海兩個經濟特區緊密結合的新格局,成為大灣區的核心、南中國經濟的龍頭,也應成為亞太地區最具實力、最國際化的經濟區。香港則是其中的中心,重中之重。只擔心香港錯過了這樣的機會,因缺乏想像能力和前瞻能力,既看不到故步自封的風險,也看不到未來大局的精彩。
有本事、有遠見的人自會發現和追尋最佳途徑。澳門很多人早就在珠海置業安家,珠海那邊的拱北口岸比早些年的羅湖還熱鬧,好些舖位的店主和顧客都是澳門人。初三早上我從澳門回香港,搭A11機場巴士去北角碼頭。車上有一家四口香港人,拖着提着好幾個箱子和袋子,裝得滿滿的都是些蔬菜和日常用品,可能就是從拱北購得。春節過後的香港報紙上,不止一位專欄作家講到過大橋去珠海或澳門消費、尋找美食。
所謂「肉食者鄙」,香港也如此。或許,升斗小民的智慧最後能夠讓有勢有錢有權的「肉食者」頭腦開竅點,膽子也大一些。至於有些香港人仍然一肚子怨氣,天天嘀咕「新移民」、「大陸客」侵佔了港人的利益,實在應該多走出香港,到四周去看看,或許會改變一點想法。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