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福狗年(吳羊璧)

柴門郊鄉 犬聲相聞

  近年搬到郊區住,住的是一條小村。緊依山坳,人家不多,只有少數屋子是西班牙式三層樓,大都是兩層、一層的老村屋。樹木多,鳥聲吱啁。走進村子的時候,狗就吠起來。這一家的狗吠了,那一家的狗也應聲而吠,好似互相打招呼﹕有陌生人來了﹗多住了一些日子,狗覺出是住在這裏的人了,就不再吠。或者只有一二吠聲,倒好似是在向你說﹕回來了。有時牠會走出來,在你身邊繞一繞。挺溫馨可親。

  這是郊區小村才有的風味,也是傳統農村的風味。舊詩中就有不少是寫這種情景的。有一首,清代宋琬寫的,寫煙霞深處,有小村陋屋,人家不多﹔這裏有桃花,如桃源,希望政府徵稅不要太重啊。詩云﹕

  茅茨深處隔煙霞,雞犬寥寥有數家。

  寄語武陵仙吏道,莫將徵稅及桃花。

  我住那小村的春天也多煙霞,村中又有花農花圃,讀了覺得很相似。「雞犬寥寥有數家」一句,我覺得特別生動。以雞犬之聲相聞的寫法,來概括鄉村的氣氛,也是中國詩文中常用的。雞犬的存在,就代表了那裏有平靜的農家生活。

  我住那小村之初,政府還沒有來設街燈(現在有了),入夜回來的時候,就得自帶手電筒照着小路走。這時候犬吠聲就一定少不了,使得全村人都知道有人走進來了。夜歸人,是誰回來了﹖這時我就記起了唐代詩人劉長卿的五言絕句《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香港沒有雪,寒風中夜歸,味道也就差不多了。

忠義溫馴 人類伙伴

  狗是人類自古相依的好伙伴,牠的特點是非常忠實於主人。主人好,牠為好主人做了好事﹔主人是壞人,牠為壞主人做了壞事而不知道。跖,是古時出名的大盜﹔堯,是古時出名的賢君。但是跖的狗,見到了堯,也會兇巴巴地吠起來。因此有了「跖狗吠堯」這個成語。《戰國策.齊策》上說﹕「跖之狗吠堯,非貴跖而賤堯也,狗固吠非其主也。」這有點可惜,狗的智慧還沒有發展到有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也建立不起自己的價值觀。牠如果吠錯了人,責任就應由牠的主人負。對,這個責任在人類。

  就因為狗的這個特點,使得人們對牠的評價也是很多樣的,反映在常用的俗語、諺語、成語中,有的把牠形容得很負面,有的則從正面來說牠。

  從負面說的,如﹕

  ——狗口長不出象牙。

  ——狗仗人勢,狗急跳牆。

  ——人怕沒理,狗怕夾尾。

  ——惡狗怕揍,惡人怕鬥。

  ——狗屁不通,狗屁不值。

  ——狗眼看人低。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這一類日常用語是很多的。說實在話,這些話裏所說的狗,你冷靜看一看,是在說狗嗎﹖其實都是在說人,在批評那些做錯了事的人,諷刺那些惡行。在這些語言中借用了狗的形象。

  正面形容狗的也有。「狗記路,貓記家」,說狗很會記住主人住的地方,即使遠出了,走失了,還能自己找到原路回來。常聽說這樣的故事,說明狗有這麼一種高強的本能。「狗多不怕狼,人多不怕虎」。這一句,很形象地說出狗的群體性。狗聚起來,面對凶狠的狼也不怕。人是要向狗學這一點的。

  現代人又給狗多添一種形象﹕寵物。有些人與小狗親密相處,寵愛得日夜不離,覺得比與人相處還要好。這是眼前常見常聞的,倒不必多說了。

福狗靈犬 睦鄰吉祥

  狗與人類相處的歷史那麼長,理所當然地應列入傳統的十二生肖之中,與紀年的干支配在一起。狗配地支戌,今年是丙戌年,狗年。香港人愛吉祥,也重視是什麼生肖年。什麼年都好,都歡歡喜喜地冠上一個「福」字、「金」字。牛年迎金牛,狗年迎福狗﹔任何時候,哪個年頭,都往正面去想,添一份樂觀。這是香港精神的一個要素。

  狗年之狗大有理由稱為福狗、福犬。生活祥和,一切秩序井然,家家和睦相處,雞犬之聲相聞,這是人們自古設想的美好社會畫圖。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狗年,祝福它是個福狗年。

文章回應

回應


圖為中國民間剪紙的狗(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