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著文章 (鄭培凱)

俗語有句話,「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是對讀書人的期許,希望精英階層的人有道德擔當,不畏權勢壓迫,敢於站在風尖浪頭,顯示錚錚風骨,為民請命,寫出大塊文章,挽世運於狂瀾。我們教學生作文,也時常說古人讀書作文,是有道德期許的,雖然世道險惡詭譎,不一定都能實現理想,但至少有心如此,也還是一種自我鞭策之法,在人生道路上取直而行。同學聽了,卻有些懷疑,說,老師說的人格期許,是否過於孤高自賞,脫離實際?我們讀書的目的,是為了考試,為了升學,將來能找到一份「筍工」,安安穩穩過一輩子。從小學一路考到大學,都得寫作文,都是為了應付考試,「辣手」不「辣手」,全看考官閱卷會有什麼反應,哪敢去擔什麼道義?
我總覺得現在的學生太現實,人生目標定得很低,念茲在茲,只求一個「小確幸」。但是反過來一想,年輕人生活在現代教育制度之中,天天都有升學的壓力,時時都要面對考試的評核,想的都是最實際的飯碗問題,做一顆不被社會機器拋棄的螺絲釘,還有什麼理想、什麼道義可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