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書的思想 (李長聲)

  蝸居小書架的底層有幾種辭書,最厚重的四本是日本國語辭典:《廣辭苑》、《大辭林》、《大辭泉》、《日本語大辭典》。並非對辭書有什麼偏好,而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東渡以後,這些中型辭典(辭條數量大約是中國《辭海》的兩倍)或新編或改訂,先後上市,大概當時有志於精通日語,就相繼買下來。四本辭書各有特色,譬如岩波書店《廣辭苑》的釋義編排從本義到引申義,其他辭典則着眼於現在使用的意義。三省堂《大辭林》跟《廣辭苑》一樣堅守國語辭書的使命,黑白分明,而小學館《大辭泉》和講談社《日本語大辭典》則重視百科辭書的功用,圖文並茂,色彩斑斕。

辭書選詞和舉例反映社會及時代

  「字典」、「辭典」、「事典」在日語中音讀相同,難以區分,所以特意用訓讀。現存最古老辭書是空海和尚於公元八三〇年以後數年間編篡的《篆隸萬象名義》,收漢字約一萬六千,其實是中國字書《玉篇》的抄錄。十九至二十世紀歐美各國盛行編辭書,以統一國語,明治政府也為躋身於列強之列,將日語統一為國語,命大槻文彥編篡《言海》。費時四年完工,但事情發生在大清國戰敗賠款之前,政府拿不出錢來出版,大槻文彥於一八九一年自費付梓,為日本第一部近代化國語辭書。戰敗後日本政府改革國語,語言學家新村出堅決反對,一九五五年他編篡的《廣辭苑》問世,看見「廣辭」這兩個漢字被改成「広辭」,他痛哭了一夜。這個「広辭苑」至二〇〇八年修訂了六次,有國民辭書之譽。

  辭書是一個民族的知識積累,國家統一、文化興隆則必編辭書。粗製濫造對於文化是破壞,罪大惡極。在出版事業中,編辭書是用功最苦的,故事也就多,讀來有趣,足以勵志。二〇一一年女作家三浦紫苑寫了一本小說叫《編舟》,意思是「辭書乃渡航詞語之海的舟船,而編輯打造那舟船」,二〇一三年改編成電影《字裡人間》上演,得了不少獎。

  以前讀過新村猛的《〈廣辭苑〉的故事》,記述他父親新村出編纂《廣辭苑》的歷程。辭書提供知識,也普及教育。它的選詞、舉例反映社會及時代,釋義更具有思想性。新村出寫過一首和歌:翻閱《廣辭苑》,該收入霧霾一詞。「霧霾(smog)」由「烟(smoke)」與「霧(fog)」合成,一九〇五年倫敦醫生最先用來指污染的空氣。日本經濟大發展帶來嚴重污染,自一九六〇年代「黑霧霾」、「白霧霾」相繼為害,造成公害病「四日市哮喘」。大阪舉辦世博會的前一年(一九六九年)《廣辭苑》印行第二版,收入這個辭,而新村出已於兩年前去世。

《廣辭苑》由「左翼」轉向「反日」

  猶記來日本之初,見到一本書,名為《國語辭典中的女性歧視》,不由得驚奇,原來辭書裏還有這麼多說道。二十多年過去,最近又讀了一本書,題名更嚇人,叫《〈廣辭苑〉的陷阱》。所謂「陷阱」,作者水野靖夫告訴讀者們:《廣辭苑》「偷偷設下了會讓人討厭日本的陷阱」。全書有六章,除了一章日本近代史,五章分別是與朝鮮、中國、俄國(蘇聯)、美國的近代關係史以及戰後外交關係史,恣意揭發「被歪曲的近現代史」。日本的近現代史若撇開與外國的關係幾乎就無從談起。常有人佩服日本人,說他們寫歷史往往把日本或中國置於「東洋」的範圍來考察,但說穿了,某些人別有用心,彷彿這麼一來就可以相對地縮小中國的歷史價值及文化意義,放大或突顯日本了。

  作者明言,此書的構思及立意來自他「親炙」的渡部昇一。這位以右翼聞名的論客經常滿嘴胡言,例如,說日本侵略中國、與美國打仗全都是中國和美國的陰謀。十幾年前渡部與盟友谷澤永一合著過一本《〈廣辭苑〉的謊言》,被人以損毀名譽控告,上市不久即絕版。水野靖夫在銀行勤務一輩子,退休後當日語教師。老而向學,古稀之年寫出這本書,當然不可能指望他的歷史學識。他也有樣學樣,關於中國,像渡部一樣言必稱支那。

  關於「支那」,《廣辭苑》初版簡單地釋義為「指中國(源自『秦』的轉訛)」,第二版改為「外國人對中國的稱呼,最初出現於印度佛典,我國江戶時代中期以來使用」,第三版又添加「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末使用,近時避免『支那』的表記,多寫作假名」。《廣辭苑》在相當程度上是日本的良知乃至良心,但水野調查了初版到第六版,認定隨着版次的增加,這部辭書的思想由「左翼」轉向「反日」。例一是關於「安重根」的釋文。安重根擊斃日本第一任首相伊藤博文,不久前在中韓首腦撮合下,行刺地哈爾濱為這位抗日義士開設紀念館,以資友好。《廣辭苑》第四版增加了「安重根」辭條,寫明「在韓國、北朝鮮稱作義士」;在「伊藤博文」辭條中,初版寫他「被韓人狙擊而亡」,第二版改為「被韓國人安重根暗殺」,第三版以後又改為「被韓國獨立運動家安重根暗殺」,對此,水野大為惱火,質問「《廣辭苑》為什麼如此奉承暗殺了我國功臣的恐怖分子」。

  關於「尖閣諸島」(中文應譯作釣魚台群島),《廣辭苑》釋義為「沖繩縣八重山群島北方約一百六十公里的小島群,屬於石垣市,無人島。中國也主張領土權」。水野憤然攘臂,他要這麼寫:「一八九五年(明治二十八年)日本確認是無主島,劃入領土,後貸與民間人,進行做木魚等經濟活動。一九六八年(昭和四十三年)海洋調查發表埋藏豐富的石油資源,台灣、中共政府相繼主張領土權,其後屢屢侵入我國領海、領空。」在他看來,敢於面對史實的前首相鳩山由紀夫、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都純屬日奸。

  《〈廣辭苑〉的陷阱》內容大部分與中國有關,這也是日本人的無奈,因為在它還沒完全走出原始社會時,旁邊就給它備下了一個高度先進的文明。其實此書不值一駁,甚至不值一讀,不過,要知道的是,日本一些人豈止滿足於修訂幾本歷史教科書?

  (作者是旅日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


《〈廣辭苑〉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