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的巧手何價?(馮 戈)

羅伯特.派克(Robert M. Parker, Jr.)的一百分評酒制聲名大噪、橫掃市場時,來自英國約克郡的邁克爾.博品(Michael Broadbent)眼瞼不稍抬,安於他的五星制。
博品一直用這個評級辦法,至今已經過了半個世紀:最上品者五顆星,叫人失望者一、二顆星,把出色和平庸區分了,而鑑賞不至淪為斗量。葡萄酒如佳人,少了點想像和浪漫就不是味道。偶然走運,碰上了明眸皓齒,纖指如蔥,遐思難免:眼前是有我之境,是無我之境,又或已經是燈火闌珊處?何忍舉尺以三圍數字論之!
博品別於派克,大不列顛比美利堅還是多了幾分婉約,仍有康橋可以留下詩人的不捨,以一份清澈長流,滋潤着一代又一代的櫓槳。
物質文化早已經壟斷了這個年代,幸而還有一些東西是買不到的,包括品味。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