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猶不及的管教 (苗延琼)

  Carol出生於富裕家庭,自小無論刷牙、更衣、洗澡,都有傭人侍候。 

  Carol的媽媽是一個虛榮心很重的人,Carol是家中獨女,媽媽希望女兒長大後能成凰成鳳。Carol在求學階段,除了要學習高年級程度的學科外,還要學習多國語言和多項才藝。

  Carol什麼都有,唯一缺乏的,就是空閒時間。她忙得沒有空做回一個小孩子,跟友儕無拘無束地嬉戲,做做白日夢。

  結果Carol不負眾望,考進了牛津大學法律系,並以一級榮譽畢業。之後,她回港加入了一間規模很大的律師樓工作。

  Carol樣子標致,當然不乏追求者拜倒石榴裙下,但沒有一個男朋友能跟她待得久。事實上,她連一個要好的同性朋友也沒有。

  「她根本不能跟人建立熟悉、親密的關係!由小到大,她自視很高。她曾參加各樣表演,獎項榮譽是她的囊中物。她處處要突出自己,一心只想要把別人比下去,所以她沒有朋友!」Carol的爸爸說。

  二十多歲時,Carol不幸患上嚴重的精神病。因為患病,「舊相識」逐漸疏遠她,她感到很失落和孤單。她已不能繼續在律師樓工作。她也嘗試找其他工作,卻都不成功。

  「Carol往後的日子如何是好?」她父母問。

  我建議Carol去做義工。

  「我怎可能做義工,太低下了!」Carol咆哮。

  「義工可分很多種,你可以替家境不好的小朋友補習,教他們玩樂器,甚至可以演奏給孩子欣賞,孩子一定會很高興!」我回應到。

  我相信從幫助別人的過程中,Carol會走出自我和孤獨的深淵。Carol不理會我的勸告,變得越來越暴躁,整天賦閒在家,時不時找年邁的父母出氣。

  Carol的故事,令我反省到,今時今日,不少父母,為了讓子女贏在起跑線上,而實施「過度管教」。這是基於不少中產階層的父母認為自己對孩子有權力和責任,能提供最好的成長環境給小孩的話,日後他們在社會上謀生,就會有競爭力。他們慎重地為兒女安排密不透風的學習項目。

  中產父母中,有不少是專業人士,他們對做分析、巿場報告極為擅長。在市場導向的社會,把教育子女當做一個計劃來進行。科技發達,令到各式各樣「高層次」的技巧,廣受市場歡迎。在生活環境中,父母給孩子不斷刺激,豐富他們的感覺體驗,這樣他們就會變得聰明,出類拔萃。

  不過,父母教育兒女中最核心的,不是效率,而是關係,彼此間的接納和協調。過度管教往往令父母整天患得患失,怕自己做得不夠好,誤了小孩子的發展。大人過度的焦慮,反而令孩子情緒緊張,發揮欠佳。

  在過度管束下,孩子要不停地進步,心裏會想:「爸媽一定覺得我不夠好!」這些感覺最後令孩子不愛自己,變得抑鬱,甚至酗酒、濫藥,以逃避痛苦。

  童年是人生預備成人的階段。孩子尚未成熟,童年期是預備,而不是表演。但往往,孩子的每一個活動,都受到評估和監察。

  過度管教剝削了父母與子女建立關係最重要的元素:彼此寧靜無為的相處時間。時間表塞得滿滿的孩子,哪有閒暇、空間去感受內在生命、做白日夢、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解決之道,就是父母認清這個巿場導向的社會,保持清醒明智,相信自己,相信孩子。給自己和孩子悠閒和愉悅的時間。對孩子來說,品格的建立、人倫關係,比過度管教所着重的外在成就更為重要,才真正是幸福生活的基礎。

  (本欄由黃岐、陳文巖、苗延琼、楊日華、尹浩鏐撰寫。)